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3|回复: 2

[地理风物] 烟台潮州会馆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29 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中文注册

×

061624ytuxuytrgroutu4x.jpeg

王建波

山东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同济大学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博士、山东省传统村落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

主要研究方向为城乡遗产保护、建筑史

出版并发表多本专著及论文

烟台市芝罘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主席




潮州会馆作为烟台街上最早建设、面积最大的同乡会馆,不仅是广东商帮在烟台活动的重要场所,而且见证了一系列重要历史事件的发生和历史人物的活动,其功能也渐从同乡会馆变为文化娱乐场所,成为近代烟台最重要的公共活动空间之一,在烟台近代城市发展史上有着突出的地位和作用。


但由于潮州会馆经过日伪时期的拆除改建,新中国成立后艺校的占用,上世纪70年代初改建为无线电六厂,更全部拆除于80年代之初,几乎被遗忘于历史的烟尘之中,长久以来并无系统研究。


其布局与形貌,谭鸿鑫先生的《老烟台影览》《烟台房产志(初稿)》虽有描述,但语焉不详,且颇有矛盾之处,也需考证。


近年来得益于富有成效的烟台地方文献出版和挖掘整理工作,有关潮州会馆的信息不断涌现,现试从历史文献入手,结合历年收集的老照片,对潮州会馆的兴建缘起历史沿革、往来人员与相关活动、建筑布局等一一考证如下。


一、兴建缘起与历史沿革


会馆作为同乡会组织的主要活动场地,离不开众多在当地经商落脚的外埠客居者的支持,烟台的潮州会馆得以较早建设,也与广东特别是潮汕帮商人在烟台的长久经营活动有着密切的关系。


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的道光末年(1840-1850年),烟台街上榨油业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广东商人的风船驶抵烟台,既带来海口等地的红糖,又将豆类及豆饼带回广州、汕头。


“五口通商后则汕头甘蔗之肥料、安徽熟油之制造,无不恃烟台之油与饼矣”“在那里(汕头,笔者注)它们(豆饼,笔者注)被用作糖料作物的肥料”(《烟台贸易报告》)。


以潮汕人为主的广东商人已经成为烟台开埠前的六大主要商帮之一,其他外地商帮有福建商人(闽帮)、宁波商人(浙帮)、上海商人(苏帮或洞庭帮)及东北的关里帮、锦州帮。


咸丰九年(1859年)时,已有广东商人在烟台买地盖造“公所”,虽应是受洋商委托而为,但也表明了广东商人对于烟台地方事务的熟悉;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咸丰十年四月十九日(1860年6月8日)至7月23日,法军侵占烟台港时,已有“被掳同来之闽、广人”,并且“募到潮勇五六千",在烟台修筑炮台、码头等,或从侧面表明广东帮商人中不少为潮汕人士。数量如此众多的潮勇的到来也一定助推了潮汕帮商人在烟台的经商发展。


烟台开埠后,棉花也成为出口到厦门、汕头等闽粤港口的重要货物,与豆饼一样均为开埠初期烟台港持续排名前三的大宗货物,潮汕商人在烟台的商贸运输活动相信也更加活跃发达,并促成了会馆的建设。


1867年10月,“一座高大壮观的会馆在租界的外围地区建成,这个会馆是由在烟台的汕头人建成的,名为潮州会馆”,这也是清末民初东海关《烟台贸易报告》唯一提到的中国人的建筑活动。


烟台的榨油业一直持续红火到1898年青岛开埠,与豆饼运输相关的潮汕帮发展成为清末烟台街上的主要商帮,并从广帮独立出来,成为20世纪之初的烟台新六大商帮(浙、潮、闽、广、苏、东帮)之一。


潮州会馆作为潮汕商帮的议事场所,事务繁忙,设有管理日常事物的坐办。清末民初的外交家、国际贸易和金融专家梅州人黄遵楷(1858-1917年),作为黄遵宪的五弟,即曾从1896年起“主持芝罘潮州会馆事者数年”,期间还担任了黄遵宪1896在上海创办的《时务报》(1898年停刊)在山东的代理发行人,为维新思想在山东的传播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潮州会馆作为同乡会馆的角色,大概一直持续到清朝结束,并在民国初期开始掺杂文化与军政功能。据汉川匡裕祥1912年所著《烟台笔记》,民国元年时,即有鲁军司令部驻扎于此,其对面的广场也开始由社会党支部设立阅报所。


1915年4月5日,旅烟粤人在潮州会馆开会,倡办救国储金会,是能够查到的广帮商人在潮州会馆活动的最后记载,1923年出版的《烟台要览》中列举的同乡会组织中已经没有潮州或广东同乡会,大概潮汕商人在上世纪20年代初期已逐渐退出烟台,至1935年时,“旅烟商店尽已倒闭”,会馆或处于闲置状态,因而这一时期开始有不少公共活动在此举行。


虽然1937出版的《烟台概览》又出现了潮州同乡会的组织,但其地点已经变更为舍饭市街(应即大庙戏楼西南侧的饭市街),原址则租给了进德会。不过至少1935年时潮州会馆董事会仍然存在,潮州同乡组织仍然负责对会馆房产的管理工作。


山东进德会烟台分会成立于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九月二十日,会址商借广惠街(今市府街西段)的潮州会馆,以戒除嫖赌恶习,提倡正常娱乐,养成良好习惯,增进高尚起趣为宗旨。


会内设有文化组、体育组、游艺组、合作组四个活动组织,涉及演讲、文学语言、博物陈列、图书阅览、国术、各种球类体育、国剧、新剧、电影、音乐、棋类等28个活动项目,几乎包括文化体育演艺等公共文化活动的各个层面,因非关本文主旨,不作详述。


需要指出的是进德会开设的不少活动场所,也是烟台早期的重要文化体育机构,如烟台博物馆、国术馆等,在对外报道中皆称设于进德会。1936年中国博物馆协出版的《中国博物馆一览》、杨家骆编著的《中国教育馆图书馆博物馆一览表》中,均将山东省进德会烟台分会博物馆列入其中,且其名称为“Chefoo Museum(烟台博物馆)”。


此博物馆虽为私立,但其藏品有天然博物及历史文化物,约数百种、千余件,且附设图书馆,藏书万余册,堪称烟台博物馆的前身。


作为进德会会址所在,潮州会馆又兴盛了约五年时间。至1938年日军侵占烟台,潮州会馆先是成为日伪烟台市公署机构之一的教育局所在,并在1940年前后部分成为警察署的警察训练房(教练所),且在此年六月因市署大街道路拓宽,拆除了临街戏楼,理由是其“突出路面甚多”“妨碍交通”。



无论是清末还是民国,天后妈祖诞辰、春节、元宵节、中秋、重阳等大小节庆时,潮州会馆的戏剧演出一直兴盛不断(图1),那上演了不知多少悲欢离合的戏楼的拆除,预示着潮州会馆的消亡已不可挽回,徒将一幕幕的历史场景留给后人评说。


061626kehhjvkizbyk6g6a.jpeg

图1,1900年左右会馆戏楼上演戏剧时的场景


二、往来人员与相关活动


由于潮州会馆“墙垣高峻”,长期是烟台华人居住区中最为高大气派的建筑群,且地处奇山所城、烟台山下外国人商住区、以及港口、烟台大街之间,在清末至民初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诸多历史事件的发生地和见证地,更有不少历史名人进出、淹留于此。


1876年8月17日,因云南马嘉理事件,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作为全权大臣前往烟台与英驻华公使威妥玛谈判,9月13日双方签订的《烟台条约》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


据魏春洋先生《李鸿章烟台大摆鸿门宴》一文,8月30日中午李鸿章在潮州会馆宴请英、美、德、法、奥匈帝国、俄、西班牙诸国使节及英国军舰武官的活动是谈判的一个转折点。


李鸿章以给慈安太后祝寿为名而举办的这次宴请,缓和了与威妥玛公使的关系,谈判得以顺利进展,即所谓“臣等因于(阴历七月)十二日万寿圣节,邀请各国公使提督至公所燕饮庆贺。自威妥玛以次各举觞起立,称颂情谊,颇为联络”。


也是在1876年的春天,近代中国革命先行者、清末著名政治家、外交家、诗人黄遵宪,随同父亲黄鸿藻往烟台漫游,与登莱青道张荫桓,及东海关监督龚易图结交相识,并与张“抵掌谈当世之务”,有其题樵野丈运甓斋诗为证:“宪也初识公,同客斋之罘,哦诗商旧学,漉酒酣新签,抵掌当世务,时时摩蒯缑。


”另有诗自注“时以滇南苗人杀马嘉利事,合肥傅相与威妥玛会议于此”,并因此得到了李鸿章的赏识,称其为“霸才”,见其李肃毅侯挽诗自注——“光绪丙子,余初谒公,公语郑玉轩星使,许以霸才”。 当时潮州会馆聘请黄鸿藻为老师,在其回京供职时,黄遵宪仍暂居会馆读书,并代父照料会馆事务。


1886年10月,当时的东海关监督方汝翼升任甘肃按察使,其卸任后“暂寓潮州会馆,一俟公务办清即须前赴新任,其眷属则已乘轮赴津先回保定原籍矣。”


1891年(光绪二十七年正月)俄国王储原定访问烟台,李鸿章意欲视察烟台海防时与其会面,与盛宣怀往来电函称“俄储至烟,应就舟次往拜,岸上须备筵宴,公所铺陈华丽”“潮州会馆门前局面较宽,拟预备中堂行辕,即为筵宴公所”“俄储至烟,距京近,此系代国家款接,不可寒俭贻讥。


潮馆门面宽敞,街道宜与孙少湘商修,队伍尤要精整”。虽俄储因故烟台之行未成,但可见潮州会馆作为接待场所在清末烟台中外事务中的地位。


1894年5月20日,李鸿章再次到烟台大阅海军,视察通伸冈炮台等北洋海军建设情况,潮州会馆仍是东海关准备的两处随员整备行馆之一,另一处在新关。


1894年10月20日,清廷矿务局总办、广东南海人李宗岱(字山农)观察来到烟台,前往平度视察金矿情况,暂驻于潮州会馆。


需要指出的是这位曾任山东布政使的李宗岱作为张荫桓舅父,自1883年起,先后在栖霞、平度、牟平、招远开办金矿,更是招远玲珑金矿的创办人,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停留在潮州会馆。1896年1月他再度来烟台视察,居于潮州会馆,后因急病二月初一日逝世于此。


1899年,义和团运动兴起,经历过甲午海战、长期任职于烟台的各防营充领提督孙金彪前往北京参与防范镇压。11月20日,烟台地方官绅在潮州会馆“设筵祖饯以叙离情”,宴罢,“孙军门束装北上”。


1907年11月29日午后,著名商人、烟台商务总会总董梁浩池的追悼大会在潮州会馆举行,公举东海关监督、登莱青道道员何彦升为会长,烟台阖埠官绅及商学两界并各国领事来宾数百人,众人相次登坛演讲,宣读挽联祭文,至日暮才告结束。


1908年11月1日,山东巡抚袁树勋到烟台视察,3日午时,烟台商会“假座潮州会馆备筵公宴,并传集梨园演剧以表欢迎之忱”。


1909年10月,中葡澳门划界,为防主权丧失,烟台广东商人在潮州会馆开特別大会,致电划界大臣高尔谦力争权益。


会馆戏楼前的院落“面积颇宽敞,可容万余人”,特别适宜人群聚集。早在1894年11月间烟台办理民团守卫地方时,潮州商民 “奉宪团防”所招募的团勇就是在会馆前进行操练。


民国以降,特别是设立进德会后,更有诸多军政大会及社会活动在此举行。


1925年9月17日,清末维新派领袖康有为到烟台,除参观考察应酬外,也在潮州会馆进行了演说,称“此次来烟,颇蒙各界欢迎,并云中国原为一农民国,然对于工商尤当注意,以与列强竞争,并希望大家对于体育加以进求”。


1928年7月15日,为庆祝“国府出师北伐二周年”,烟台民众运动临时委员会通告各团体、各机关举行市民庆祝大会,会场即设于潮州会馆,时称“北面有戏楼一,正中悬总理遗像及党国旗帜、两旁悬白布联二”,一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另一为"完成国民革命、促进世界大同”,台前顶上悬白布横幅,上书“烟台市民众庆祝国民政府出师北伐二周年纪念大会”字样。到会的各机关代表、工会和社会团体代表共约5000人,大概是潮州会馆集会活动人数最多的一次。


1933年4月6日上午10点,李汉章旅长在潮州会馆点验驻烟部队,向官兵训勉三事。6月,八十七旅荣麟阁(荣光兴)旅长提倡球类运动,组织网球队,指定潮州会馆内前院广场为网球场。


1933年9月,韩复榘由烟潍路到胶东视察民情,20日5点抵达烟台,上午9点在潮州会馆,参议沙月坡代表韩致词宣布成立山东进德会烟台分会,许文耀副师长、各路委员会主席、各街街长、各团体各学校代表,以及军营共不下两千余人参会,“该会礼堂,悬省府主席山东进德会会长韩复榘及各军政要人像,壁柱间遍挂各界赠送之词联等物,极为壮观”。


22日午后,召集各界民众、各校学生到进德会,参议韩多峰、沙月坡、程希贤等再作演讲,痛陈毒品危害及中国现状之危险,劝大家自救救国。9月23日韩复榘晨起参观烟台市芝罘中学及孤儿院等处,在进德会用午餐后离烟前往牟平、文登等地视察。


1935年6月26-30日,万国道德会驻山东省代表于从云理事,在进德会连开讲演五日,每日听众达千余人。


林则徐虎门销烟开始的6月3日既是林则徐禁烟纪念日,也是1928年日内瓦国际禁烟会议确定的“国际禁烟日”。1936、1937年连续两年的此日上午八时,均 “在进德会举行纪念典礼,出席各机关代表约五十余人,由张奎文专员主席领导行礼如仪,后并报告禁烟意义,至八时三十分结词散会”,并至体育场举行销毁毒品活动。


1939年9月2日烟台市日伪政府教育局在此开会;此年中元节,日伪政府在前院举行慰灵祭,鲁东道道尹张化南宣读祭文,大概是潮州会馆最后一次大规模的聚集活动。


1940年5月20日上午,中华洪道社烟台分社成立大会在“鲁东道警察教练所大讲堂”举行,并在中门前合影留念,为潮州会馆留下了最后的一张照片(图2)。翌年六月戏台被拆除。


061626sr65selknadn9kdn.jpeg

图2,1940年潮州会馆中门前洪道社成立大会


三、建筑布局


在考证潮州会馆布局及相关建筑之前,首先应明确近年来网上流传的那两张戏楼照片(图3、图4)是否是真正的潮州会馆戏楼,甚至是否烟台的建筑,都需要有所考证。


061627j7igv3bskbdc093p.jpeg

图3

061627gjv9aefvgm8j748j.jpeg

图4


1900年,德国远东舰队军官弗里德希·卡尔·佩茨所在军舰从青岛运送德军前往北京镇压义和团运动,抵达天津大沽前,曾在烟台停泊数日。从北京到山海关,佩茨沿途拍摄了百余张照片,保存于美国杜克大学图书馆网站,其中注明属于烟台的有4张,因其中一张明显为烟台的瑞蚨祥绸缎庄外观,加上沿路相关城市均不会出现如此闽粤风格的戏楼,因而那两张戏楼照片为烟台建筑无疑。


再综合戏楼后附门宇一排屋脊的高低高低高的上下起伏外观,与福建会馆戏楼对比,明显不一致,因而推断其是潮州会馆戏楼,应无问题。但终归属于推测,后来检视1871年左右汤姆逊所摄从烟台山南望的照片(图5),发现在所城北门外西北方向隐约有一组建筑,高耸兀立于旷野之中,与烟台大街、烟台山下及港口等隐隐有呼应之势,考虑此时烟埠建设刚刚开始,此栋建筑只能是“墙垣高峻”的潮州会馆,其最北的一排屋宇,其屋脊高低变化也与佩茨所摄照片完全相同,因而可以确定其就是“潮州会馆戏楼”所附建筑。


061628jtpjfjwtwhkek8t2.jpeg

图5、1871年潮州会馆远望


也是从这张1871年的照片中,我们大概可以看出,戏楼所在大门北侧有一列建筑,中间部分比东侧屋脊高出,应是正对戏楼的中门,从中门所留影像可看出其为三开间,而两侧屋脊低些的部分明显比中间开间要小的多,推测其是一开间的挟屋,也即中门为中间面阔三间两侧各挟一间的五开间建筑。


中门与东厢间明显有较大空隙,似设有小门楼。东西厢南北颇长,其最南侧有一较为高大的硬山式厅房,似比中门还要高些,考虑到近大远小,这座厅房体量应该不小。因旗杆遮挡及像素原因,分辨不出中门与厅房间是否有殿堂建筑。


有了上述照片,再来看《烟台房产志》和谭鸿鑫先生《老烟台影览》的表述,就可以明白潮州会馆的布局。


潮州会馆的占地面积,无论是《烟台房产志》中的占地六亩,还是谭著中的占地近4000平方米,二者相差无几,应较准确,相比于福建会馆的3580平方米,以及大庙的3200平方米,确实是烟台街三座天后宫中面积最大的,也是占地面积最大的文化设施。


《烟台房产志》称其布局“分前后两进,建有殿堂、后厅,戏楼及殿厅间的东西两厢”“殿堂主体供奉天后圣母,戏楼面对大殿”。此文中的“大殿”或“殿堂”应是中门,这样才可以解释“殿厅间”有东西两厢,戏楼与大殿相对的说法。谭著描述“南主殿堂和东西厢房,均为单层砖木结构平房建筑。


主门向北面向市府街,分南北二进院,北院建有戏台,两院中设有园门隔墙,南屋主殿供奉天后圣母塑像。”谭先生的描述中似乎缺少了“后厅”,或者说相比《烟台房产志》缺少了一座建筑。这大概是因为谭先生踏察潮州会馆时,分隔南北两院的中门已经拆除,只砌了一道随墙圆门,否则不会称两院之间设“园门隔墙”,其“南主殿堂”即是《房地产地志》中的后厅。


至此,还需解释洪道社的那张留影为什么会是进德会的中门。其实《烟台概览》上有一张标明“进德会中门”的照片(图6),对比洪道社1940年成立大会的留影,二者屋脊上的二龙戏珠脊塑以及面阔三间的开间比例相一致,可知此张照片确为“进德会中门”,也即潮州会馆的中门,这也是破解潮州会馆布局的关键。


061628py7r8vvrnvyacrz8.jpeg

图6


潮州会馆作为崇祀天后的场所,与福建会馆布局类似(图7),大门朝北,门内附设戏台,再南为中门,也即福建会馆的山门位置,因而照片中可看出其中两间正门及两旁侧门均是板门,而非殿堂常见的格扇门。


中门与其两侧挟屋进深相一致,只屋面高出两侧,与1871年汤氏所摄照片一致,垂脊末端戗脊较大,转角撇向两边覆压于两侧挟屋的屋面,外观略呈歇山式。《烟台房产志》称中门为殿堂,大概即是由于其小歇山式的屋面,被撰写志书时的访谈人误解为殿堂,这样也可以明白,为什么称“戏楼面对大殿”。


还需要指出的是,从理论上讲,作为中门,也即《房地产志》中的“殿堂”,三间均开门,是不太能设龛摆放神像的,因而志书中称大殿供奉天后圣母,应不确切,谭先生的描述较为合理。


061628mfovso4sdcqqdfo1.jpeg

图7


至此,通过上述照片,可以对整个潮州会馆的前院包括大门戏楼、中门建筑外观作一描述。戏楼,为重檐歇山顶的屋面,木质台面高约1.7米许,由四根鼓形石柱支撑,台上设四根方形石柱撑起整座戏楼屋顶,前方两石柱向外伸出的穿插枋支撑悬空的三根垂花柱,分别支撑正面和两侧的挑檐檩及角梁,后两根石柱向外侧亦悬挑垂花柱,柱头及雀替木雕装饰华丽,歇山戗脊及正脊起翘明显,似鱼尾草龙内卷,正脊上脊塑隐约可辨似为堆塑结合贴瓷的花卉。


戏楼附设大门面宽7间,南北各六条垂脊将屋面分成五段,屋瓦为小青瓦,但屋脊均为潮汕一带常见的木式山墙,除最矮的两处值房屋面正脊没有脊塑外,其他三段均有脊塑;中间三间为戏楼北的大门正厅,院内厅墙上方东西各设一长方形琉璃花砖砌镂空窗,正厅两侧各为值房一间,墙上方也开有方形琉璃花砖镂空窗,东西尽间设有门道各一间,朝向院内开长六边形门洞,东西门洞上方匾额处写有“日□”“呈祥”四字。


大门建筑两侧尚有一段镂空花墙,花墙上方镂空亦用琉璃花砖。整座建筑腰线以下均为不规则錾磨石块砌成,上方墙体为青砖;门窗套抹灰。由此可见整个前院东西向非常宽广,约为面阔九间的样子,加上院落的东西两侧为花墙而非厢房,因而空间颇为广阔,也因而可以理解为什么潮州会馆经常被选作集会场所。


中门整体面阔五间,中间三间为门厅,两根八边形青石柱,前方挑出垂花柱,歇山屋面正脊塑有二龙戏珠,两端吻部为燕尾脊,中间内卷,戗脊末端亦起翘内卷。封檐板较宽,与戏台和大门正中三间屋檐处理手法一致。大门正中一间的面阔约为次间面阔的两倍,很是宽大,板门及两侧余塞板也因此较宽,从照片推测,门板所在柱列应是金柱位置,而非像福建会馆那样设在中柱,其内侧空间应较宽阔。由于其两侧挟屋皆一间,因而与大门相比,其面阔整体上要窄两间,挟屋两侧又疑似设有小门楼,推测中门北墙应与厢庑的北面山墙相一致。


中门内即南院,院内东、西布局两厢,应无问题,后院内是否有主殿,亦或最南侧的后厅即是主殿?尚需辨别。


从一张1966年的烟台卫星地图上看,潮州会馆北侧的中门和戏楼早无踪影,南院的东西两庑和南群房均存,不过此南部群房进深约为厢庑的二倍,称为厅堂并不为过,且从阴影可看出稍高大些,厢房屋脊搭于南厅所在大群房之北侧屋面上,则此即南屋主殿也是后厅,其宽度约为整个潮州会馆的东西宽度,应为九开间。


这一后厅应是民国期间各种会议的主要召开场所,或称“礼堂”“大讲堂”,室内大概也改造成东西向,主席台设于山墙一端。东西两厢则是进德会各类文娱活动的场所。


不过南院的院落宽度与福建会馆南院相当,约五开间,长度也差不多,但院内并无其他建筑,显得南北狭长,并不符合闽广等地院落东西扁长的特征。那么是否存在过一栋真正的主殿,供奉妈祖呢?目前只能作如下推测:


1876年李鸿章宴请中外使臣,一共13人,而中门两侧挟屋仅一间,厢房也似嫌不够正式,且进深较小,只有后厅足够宽敞。如果后厅中间三间是供奉妈祖的正殿,在正殿旁侧设筵,是否会太过吵闹,对神灵不敬?


并且无论是1871年的汤姆逊照片还是1966年的卫星影像,后厅正脊似乎没有断开,如果正中三间为正殿,从理论上其屋脊应至少如中门一样,比两侧高,且至少略作歇山形式。因而这一后厅作为潮州会馆供奉妈祖的正殿,似嫌等级不够。如果说作为会馆,并不是庙宇,不设正殿,但潮州会馆又设有戏楼,不合其敬神娱人的常理。


因而推测南院内原有一三开间的正殿,大概在1920年左右因故不存,只是目前找不到相关资料佐证,留待日后再考。


后记:潮州会馆作为近代烟台三大会馆之一,在清末民初的各类地图上都有标注,以其建设为起点,奇山所城与烟台山下外国人商住区之间的荒凉野地,渐渐有道路贯通,慈善机构、书院、报馆、戏园、名人祠堂等建筑渐次铺开,之后这一片更成为烟台的行政中心区域。


潮州会馆对于烟台城市空间发展的作用不言而喻,厘清其历史沿革和建筑布局,是研究烟台城市建设的一个重要部分。


(本文研究过程中,冷永超先生提供部分历史资料,高守莲老师提供解放后艺校期间的一段历史,协助辨识老照片,在此一并感谢!)


本文参考资料主要有《1864烟台贸易报告》《1866烟台贸易报告》《1867烟台贸易报告》《筹办夷务始末》(咸丰朝卷五十三、五十九)《李鸿章全集》《申报》《道德半月刊》《大报》《大公报》《时事新报》《鲁东日报》《东海日报》《烟台概览》《老烟台影览》《烟台房产志(初稿)》《中国博物馆一览》《黄公度年谱》《黄遵宪年谱长编》等。


注:本文摘自《芝罘历史文化》第28期


---公众号编辑部

总编:郝有林

主编:芝草

编辑:张桂荫 王慧 赵良山

本期编辑:芝草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芝罘历史文化研究会」公众号,搜索「gh_88661fc3423f」即可关注,[阅读原文]。

发表于 2024-4-29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这不是潮州会馆中门。潮州会馆中门(山门、正门)形制基本同福建会馆,屋面为筒瓦(或琉璃瓦),只是斗拱和雕花稍有不同。

此中门疑似潮州会馆内院中的一道二门,有待考证。

烟台基督教青年会刘干事在潮州会馆戏楼舞台一角演说(平民教育).jpg

点评

是在馆内院里讲演,是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4-4-30 08: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30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由 发表于 2024-4-29 11:09
感觉这不是潮州会馆中门。潮州会馆中门(山门、正门)形制基本同福建会馆,屋面为筒瓦(或琉璃瓦),只是斗 ...

是在馆内院里讲演,是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1 )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24-5-24 08:17 , Processed in 0.05827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