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回复: 0

[地理风物] 吴正中镜头下的青岛——黯然消逝的冠县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28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中文注册

×
为了留住城市记忆,自2018年开始,青岛城市档案论坛公众号、青岛城市记忆头条号与著名摄影家吴正中老师开始联袂编发青岛城市记忆回顾图文。先后记录下了诸如幸福楼、波螺油子、崂山大院、胶州路、高密路、聊城路、辽宁路、上海路、第三公园、四方路、河北路等数十篇饱含老青岛城市情感的老街、老建筑的变迁,当这些曾经浓缩着老青岛独特城市风貌的老街旧影重现眼前时,依旧会勾起无数老青岛们各种难忘的回忆。

今日分享的这篇影像是吴正中老师的最新图文,让我们再次回望已然消失的冠县路老街的难忘时光。


冠县路是一条著名的历史老街,是串起小港码头和大港码头的一条非常重要的马路。在广义上既属于海关后。作为老青岛所熟悉的这条街道,历经近百年风雨,是老青岛最典型的市井老街。

1948年冠县路街景(美国《生活》杂志记者卡尔·迈当斯摄影)

冠县路,长939.00米、宽20.60。查民国十七年《胶澳志》第六卷“新旧路名对照表”:德占时期称雷先街,日占时期改称早雾町。据民国十二年《胶澳商埠警察厅布告》第16号记载,1923年4月17日改称为冠县路。1966年文革期间曾称反帝路,1971年复称为冠县路。


1948年冠县路街景美国《生活》杂志记者卡尔·迈当斯摄影)

冠县路曾经是青岛市西部繁华的老商业街,这条历史老街上曾有长记、瑞丰等国人开办的私营轮船公司,其中长记的贺仁庵号称华北船王。冠县路上的永利汽车行是华北第一家美国产别克牌汽车店......青岛解放前,这条路上既有低档的旅馆、餐饮娱乐等行业,供中国海员和码头工人消费。也有中高档的旅馆、饭店、酒吧、舞厅、咖啡厅等供各地船员及外国水兵来青临时休假时享用。

黯然消逝的百年老街——冠县路


2008年起,随着东西快速路三期的修建,冠县路上的所有老建筑随之一起消失在了城市改造的进程中。冠县路老街的整体消失,对于老城区的历史文化保护来说,也是一件憾事。


094026nwdgnqhnm4ncdhmq.jpeg

俯瞰即将从青岛版图中永远消失的冠县路区域。1897年,德国占领青岛时期,在青岛兴建小港、中港和大港码头,冠县路因将这三个码头连起成为交通要道。2007年


094026somvzttbo5tt484o.jpeg

冠县路,沐浴在晨光下的小洋楼,这条街上的建筑多建于20世纪初期。2005年


行走在拆迁前的老街上,那是老青岛一段历史缩影的代表。冠县路沿街基本为2-3层里院建筑,以2层为主。整条街道的建筑错落有致、富有该地区地域特色。这里完整的保留了大量代表老青岛历史的建筑,它们默默的守护在小港湾畔,见证着海关后这片区域的兴衰。


094026ljrd35aj9uxy139i.jpeg

冠县路,老建筑与新时期的店铺门脸和墙上的口号。历史上,美、英、法的军舰和船只每年都来青岛休息,水兵和船员使得这里各种娱乐场所的生意格外红火。2003年


094026buelhkyclnlfkuaw.jpeg

冠县路上的老建筑。旧青岛曾有四家一等妓院,其中两家在冠县路上。2005年。


094027viodjywyofgoirok.jpeg

冠县路,干洗按摩店内抱着宠物狗的女士。旧青岛,舞厅多、酒吧多、古董店多是该路特色之一。2005年。


冠县路曾经是老青岛有名的红灯区,1929年的《青岛百吟》中描述:“青岛妓院有平康一二三四里及升平一里,皆在小港海关后一带“。日本二次侵占青岛后,老青岛的娼妓业达到了巅峰。冠县路上的“平康三里”,多时就有百余名娼妓从业。


094027to4vodn1m3ozhn8f.jpeg

冠县路上一栋老建筑上的雕饰。2005年


094027p9bq4mydywkd9euk.jpeg

冠县路上的一栋老建筑上的浮雕。2005年


094027u3uppxbqhonohzcs.jpeg

冠县路,用花岗石板铺就的路面和30号老院落门头上的精细装饰。2003年


斑驳的墙体藏不住老建筑曾经的特色之美,建筑顶部的山花,仔细看来仍是非常的漂亮。


094028fwufyy00ytdi9zix.jpeg

冠县路,在街头训鸟的老人。1995年


094029x378j1wljxdm69ul.jpeg

冠县路80号门前,修自行车的师傅闲暇时在睡觉。2003年


094029roiyoerpi9l5loxa.jpeg

冠县路,一个落在老建筑上的城市进程中堪称最有权威的“拆”字。2006年


094029rfctlclcqtjttctz.jpeg

冠县路,老建筑最后的身影。2007年


094030q0pkwdu8nid36s3k.jpeg

冠县路,老建筑最后的身影。2007年


094030atptf2usjutpct2p.jpeg

冠县路,在拆迁工地围墙下,一位老人面对老建筑被拆除的场面,感觉心里五味杂陈。2008年


094030hk2yhhslhkyythjt.jpeg

冠县路49号院门洞,该院是院套院前后两个院。2003年

094031e7n7enm9964mdunn.jpeg

冠县路35号院内景。2005年


094031cjccp3zucjcc8jot.jpeg

冠县路35号。早晨,男士刮胡子,母亲为女儿梳头。2005年


094031sg0hhvv8g3sno888.jpeg

冠县路,在一个紧挨着马路定时开关的水龙头前,居民在各自忙活,2005年


老院落的时光,有着在这里居住的人们各种的回忆,有着他们童年和青春的美好,有着他们生活的安逸和平淡,而这些都将永远的留在这条消失的老街里,留在他们的记忆里,再也回不去。


094031ujuojorjy325jz5o.jpeg

冠县路49号,许多老居民已迁出,新房客成主角,尽管他们的生活不富裕,但小日子过的有温度。2008年


094032h7wmkk419t4jxiwq.jpeg

冠县路31号,老院落内晾晒的玩具。2007年


094032yl5stz88st3cfwoz.jpeg

冠县路25号平康三里院内,在玩耍的孩子,旧青岛这里曾是岛城有名的风月场所。1996年


094033zx8cfzt4j8e6ejoa.jpeg

冠县路,3个随父母从乡下来青干杂活的孩子在展示芭比娃娃。2007年


孩子们的眼里,只有简单和快乐。那些跑着跳着的小伙伴的身影早已走远,那条老街、那些老屋早已消失,但是,记忆里那些甜甜暖暖的快乐时光不从走远、不会变淡。


094033lw9yh1r3zqzu1ssm.jpeg

老院落建筑上的木雕,在许多老院落里可看到类似的雕饰。2008年

094033ky8l6h8105jjjr5m.jpeg

冠县路39号的木制老门和门把手,门上贴着失业育龄妇女免检的通知。2004年


094033j6gfpjxfb0stblvm.jpeg

冠县路,正在拆除的老建筑墙上的时代印痕。2007年


094034ezhkk35ch8b818te.jpeg

冠县路,已拆迁过半的老屋内墙上的招贴,体现了主人的文化审美趣味。2007年


告别的那一刻,随处能感受到沧桑与孤寂。斑驳的墙体,依稀可以看见,那曾经浓厚的市井生活气息,还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和记忆。


094034rl4kj8b1y7cbpjwy.jpeg

冠县路,街头早餐摊位。历史上该路的餐饮业、商业一直比较活跃。2005年


094034xx8hfn1f1voyjhix.jpeg

冠县路,在等待顾客的女士时装内衣店女老板。2005年


094035uijnqiqfhjhf37ih.jpeg

冠县路上的街头小摊位。2003年


094035t0pv55525ssz29wu.jpeg

冠县路,一位美发店的女士在街头晾晒物品。2003年


094035dky4yllagj40j0wr.jpeg

冠县路,晒太阳的老人与“红太阳美容美发”店。2004年


094036olu7xpxl4itipgpi.jpeg
冠县路,一家纹身店的门脸,该路特色就是小商铺花样繁多。2004年

094036io75m59dq9qo1tff.jpeg

冠县路,卖冷饮小摊,群乐美发厅、车站和即将拆除的老楼的故事都曾给人留下深刻回忆。2007年


094036kmr089pivf8bu58s.jpeg

冠县路,曾即将拆迁的老院落、中老年活动室和美容美发店经过的行人。2004年


冠县路曾被称作欧洲风情夜生活一条街,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曾被美军将整条马路搞得乌烟瘴气。没想到,半个世纪过去后,这种现象再次出现在冠县路上。整条街上,廉价洗头房林立,再次成为一个被称为与这座城市不和谐的特殊街道的代名词。


094037aqoqz4m6x9d7y969.jpeg

经历了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冠县路北侧区域在短时间内被拆的无影无踪。2007年


094037uispuyuit4lzootq.jpeg

一座新冠高架路不日将从这里通过。2012年


094038lb77u5u77z77c4o7.jpeg

冠县路,两位老人从新房销售广告牌前经过,冠县路区域的现代化高楼大厦取代了老建筑。2011年


094038bqmstpf9pa8jeted.jpeg

晨光下的新冠高架路建设工地。2014年


094038x36lkqlrlsc3qrpr.jpeg

夜幕降临下的由新冠高架路,密集的高楼大厦、隔音墙和铁网护栏构成的冠县路新貌。2024年

冠县路以及曾经的海关后成为了老青岛消失的最彻底的一片老城区,这里曾是无数老青岛的充满回忆的地方,随着东西快速路三期的修建,所有的建筑已然全部消失,我们只能从这些相隔没有多久的老照片中,去找寻那些老青岛原生态的建筑与环境。



青岛城市档案论坛公众号、青岛城市记忆头条号编辑发布,本组照片由吴正中老师授权提供并首发,如需转载使用照片需联系作者同意,侵权必究!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青岛城市档案论坛」公众号,搜索「qingdaojiyi0532」即可关注,[阅读原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1 )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24-5-24 10:11 , Processed in 0.05419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