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前线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3|回复: 0
收起左侧

[地理风物] 秋日遐游/行栖霞探史,走海阳寻迹(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25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烟台市聊城商会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投身革命即为家,创业艰难百战多。

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

-----------陈毅.


下午的行程是郭城镇战场泊村,战场泊村是革命老区,抗日根据地,是八路军胶东军区机关旧址所在地,革命战争年代,许世友将军坐镇于此,率领胶东子弟反扫荡、反蚕食、反封锁,毛主席评价打红了胶东半边天。近年来,郭城镇大力实施红色引领、党性提升红色旅游战略,打造一个集党性教育、红色研学、户外拓展和乡村民宿为一体的红色旅游目的地


000306quyjxeh5kvaagxh6.jpeg

到了战场泊村,我们先去许世友在胶东纪念馆。纪念馆门口广场上是“军民鱼水情”多人雕塑,表现了老百姓支援抗日军队的画面。从许世友将军在胶东纪念馆大门进入,对面影壁是许世友将军一身戎装,浩然正气,屹立于山海之间的浮雕。浮雕下的碑文是许将军和海阳的深厚渊源以及战争事迹介绍。


000306xbkbh9dsss9hm1bk.jpeg

000306d434ess1ksf4o1of.jpeg


纪念馆依次展出的当年的图片,实物,文书,用品,工具,兵器,人物雕像等物品,来重现当年风云际会的动荡历史背景和社会形态,更有情绪饱满,感情充沛,穿着军装的女工作人员给大家做详细讲解。

000307aqiqicbnckznznv7.jpeg


000307bx5xccrqru6hu4m4.jpeg

000308ud8gzhwrhx3xgigq.jpeg

000309z1hle10yaeya66l1.jpeg

000309zaygwwhwtxugapyu.jpeg

000310m5l3xlw3h7kljd8p.jpeg


对于女人来说,战争也好,社会大事件也好,都是故事和历史,最打动人心的,更在于情感触及和人伦之情。遭逢乱世,家境贫寒的母亲不得已送年幼的孩子去少林寺学艺,多年后,母子好不容易团聚,许世友又因为打死恶霸,在外流浪,继而加入革命队伍。不但不能为母分忧,尽孝,反而给母亲增添了更多的风险和辛苦,辛苦劳作,思念儿子,忍受白匪欺凌,还要抚养被迫改嫁的许世友发妻留下的孩子。无法想象,一个孤寡老人在朝不保夕的乱世飘零里,带着小孙子怎么糊口度日。虽然如此,看到老人晚年照片,满脸皱纹,笑的却是无比的明亮和欣慰,毫无苦涩沉闷之感,大家看了后同一个感受:这个老太太真喜相。

000310nhlw5357k23w7wh9.jpeg

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战事之下没有赢家,终究苦的都是黎民百姓,妻离子散,家产耗尽,民不聊生。“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我奶奶如果活到现在也该有百岁,据说她年轻时候有过一个对象,过没过门不确定,时间久远,早就无从追溯,那个男人出去当兵,跟的哪个队伍,现在也无从知晓,时间推算一下,应该也是去打鬼子。我奶奶在久等不归的情况下,在建国那一年嫁给我爷爷,那时候她都快三十岁了。有时候我会想到那个和我家好像没有关系,但是又有一点渊源的男人,会死在哪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埋骨在哪个荒郊野岭,他的魂魄可有归依,他的名字是在死亡档案登记册上,还是和无数个无名氏一样,在动乱的年代被吹散的无影无踪,抹的干干净净。他若有灵,一定想不到,多年以后还记得他的人,居然是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晚辈。

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

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稍踟蹰。

000310vus4f9ucdfw4izup.jpeg

许妈妈终究还是幸运的,她的儿子在炮火连天,动荡不安的年代,在枪林弹雨,尸山血海中冲杀出来,不但没有马革裹尸,而且成为一代名将,开国功勋,名载凌烟阁,她的一切苦难都值得了。

许世友去世后葬在母亲身边,做到了生前效忠国家,死后守着父母的心愿。

000311t522lvs0yoosz225.jpeg

出了“许世友在胶东纪念馆”,到了外面,虽然秋风凉沁,但是阳光明媚,蓝天白云,秋高气爽显得更是天空辽阔而高远。从过去的悲凉苦难岁月穿越回灰尘不起,波澜不惊的当下现实,更觉得如今的太平盛世无比珍贵难得。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兮落雁归。

000311iiwpkirp20prl4v9.jpeg

000311osus1uw8iiiwwnzs.jpeg

000312lx6bv4b24t3x6714.jpeg

000312mj8tbg0nj9gb9jed.jpeg

000312qzt2986ctxftz8t5.jpeg

战场泊村里现在被整齐划一的规划成了旅游功能的基地,修旧如旧的石墙青瓦老房子,外墙喷绘的抗日胜利,以及生产自救的各种口号,大道街巷整洁有序,划分成各种功能区域,红色教育基地,军区政治部,下属野战医院,许世友住所,扫盲学校等。村子里的居民多迁出去了,巷子里很多房子改造成民宿,民宿体验区,据说还有食堂。巷子里挂着灯笼的人家,好多上着锁,还没正式经营,倒是应该先认个路,以后个人过来,挨个街头巷尾都走一遍才好。

000313nx36fcgfugeixfzi.jpeg


000314wikqdfxbho75zd1k.jpeg

000315exxczxktzwzbze7u.jpeg

000315f49566b93444d9dz.jpeg

000316lhnoxnoitnetlllo.jpeg

000316n2ij6x6bof4o6icb.jpeg

000316mazhk098973apak6.jpeg

000317dme6vw8mk1v1c5cw.jpeg

000317sqhday1t3eliql5y.jpeg

000318g8m8o2mkw8owzdod.jpeg

000318il2njnv51gv2ln1i.jpeg

000319tm4krm7gkw4kprmd.jpeg

000319vu2rubwvaerhxayb.jpeg

村中有棵大槐树,据说有四百多年的树龄,提起大槐树,总会让人想到山西移民,明初的那场人口大迁移,合理地分布了当时的人口空间,开拓了新的生存区域,移民与当地在文化上、习俗上经过长期的交融交换,相互照应,培育出新的地域文明,对中华民族的大融合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中华自古故土难离,对于当初被迫离开家乡的人来说,家乡的一草一木,土地风俗,血脉族亲都难以割舍,所以有个传说,当初离开山西的时候,每个人都折了一根当地的槐树枝,长途跋涉到了新地方后,再把这支槐树枝种下,作为对故土的思念,所以,大槐树就成了移民村落的一个象征和念想,而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也成了全国唯一以寻根和祭祖为主题的民忌圣地。

000320wm5d8ufer4ztdrbz.jpeg

我妹夫姓由,听说起他村子叫无根枣由家,一次看介绍山西移民的文章里说过,莱州由姓多由山西迁移而来,想到无根枣这个名字,另有一种漂泊苍凉之意,更猜测他们村子是从山西迁移过来,流落在异地他乡,仓皇窘迫,那种没有脚的树的随风倒伏的无助感。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时间是最好的疗愈,经过几十代人的筚路蓝缕,胼手胝足的打拼积累,荒野变成了家园,异地成为了家乡,人终究如种子一般,落在哪里,生根发芽后,就开始竭力生长,群落而据,互为依仗,直至繁茂如林。

000320rmdhfm9bmyykzcap.jpeg

战场泊,这个名字里好像带有某种宿命,一个能听到金戈铁马,厮杀悲鸣的地方。只看资料里的战争已是让人心生畏惧和不忍,现实中战场该何等惨烈血腥,尸山血海,满目疮痍。

希望世道如古文里所说:刀枪入库,铸剑为犁,马放南山,解甲归田。

村子外还有几家住户,正赶上收玉米的节气,道边堆的黄灿灿的玉米堆,队友就开始有和玉米堆合影的,说小时候挨过饿,所以看到粮食就很亲切,觉得有一种踏实的,心里有底的愉悦。从历史烟尘和战争的阴霾中回到现实,更是感念当下的国富民强,四海升平。

000321ognl29n7lqrnq07r.jpeg

000321xov42xe9ox31uq9p.jpeg

000322vmsgr8l3eu2a0z52.jpeg

今古恨,几千般,只应离合是悲欢。

十载悲欢如梦,抚掌惊呼相语,往事尽飞烟。

最后一站是郭城镇西鲁家夼村,村里周姓大户早年有修建的一座祠堂,一直流传到现在,而且保持的比较原生态,没有经过大的损毁或者翻新改造。

000322se49lsa49e94siin.jpeg

000322zo68of3ph3pzmobp.jpeg

000323ryxszm0tbyn7bzyb.jpeg

头一次看到大门口有木栅栏门的老房子,我看到大门楼上两排摆的小兽,说:这不就是那俗语中的五脊六兽吗?

旁边人说:是啊。

我问:据说五脊六兽是有讲究的,这些有什么讲究呢?

旁边人说:具体不太懂,但是这家人是有功名的。

000324bsmerrztpwftp22w.jpeg


000324soih16pfmi8smaya.jpeg

000325c3ggw3wijgowm2wn.jpeg

请的村里长辈过来讲周氏祠堂的典故。据说是周氏先祖酷爱医学,是一方名医,后来被引荐进宫做了御医,因为治好了皇帝至亲的难疾,被御赐了四品功名,准其在家乡建一家祠,并命文华殿大学生赛尚阿题写大门匾额,孔子后裔孔有德题的门口对联。

祠堂建成好,家族中三房轮流管理看守祠堂,经营祭田,供奉先祖,主持祭祀大典等。

老人介绍说,这个祠堂最大特点,就是从里到外几乎都是保留的修建时候的样子和材料,除了文革时候损毁了几个屋顶的脊兽,从瓦到梁,从门到框,还有地面都是原貌。

000325msj02676ij6rjr6p.jpeg

000325ncc5cttqdimdpji2.jpeg

祠堂并不大,一个正厅,院子里左右两个小间,都锁着,摆的杂物,门口门房有电脑,凑近看,原来是监控全村摄像头的画面。

000326dl4l7pz74atrtsho.jpeg

000326fdvzvmdezhqnhvgg.jpeg

祠堂建国后先后做过医疗室,大队办公室,村供销社,近些年,村里集资对祠堂进行了修葺,不让它想继续衰败,继续焕发新的生命力,流传下去。世事变幻莫测,原本一个家族神圣的地方,成了人马杂沓的公共场所,不知道那股敬祖畏神的精神力量是不是也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早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祖德流芳思木本,宗功浩大想水源”。一个家族的延续,除了血脉,还该有一股凝聚的意念力,追本溯源,不止祈求先祖的庇佑,更需要自我的成长和奋斗,人既要展望未来,也该记得思源怀古,好的品德和智慧是不会随着年代变化而消失过时,只会历久弥新,博古通今,放诸四海而准。

000327bpjjqjoz7o2yw002.jpeg

000327mucw10cwrii1c6vw.jpeg

000328qa480ikca9cwicia.jpeg


村子有长的,延绵的,没有经过大改造的巷子,大家真是很喜欢那些原石青瓦的老房子,随意走着,穿过一条巷子,走过一条大路,有村中老人赶着羊群自田野归来,有“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的陶渊明式归园田居风,群里大姐对着羊群拍视频留念。信步而行,不知不觉走到村边,有河流蜿蜒而过,河边有一栋两层的小楼,门前大街,后面靠河,明显建国前老房子,却不像住家的屋子,我们涌进去,后院里有位矮矮的,穿绿迷彩衣大哥,是户主,说房子是早年从村子里买来的,现在和老妈住在一起,虽然房子和家里用品都是旧的,但是收拾的特别干净,一看就是个勤快人。

000328ifkzxw5ljz521x0j.jpeg

院中平房上晒得收好的玉米,已经有队友上平房四处远眺,拍照取景了。我们问大哥,这房子早年是做什么用的?怎么不像住家的用途?

000328myymzmmflmr8t7jj.jpeg

000328leyy4e9yo89bba3a.jpeg

他说,早年是村里有钱人建的,好像是收蚕蛹的。

我们说:这不就是相当于一个办事处,收购点吗?怪不得怎么看都像是个办公楼。

队里大老板已经开始和房主大哥商量让他把房卖了,让他拿钱另置办房子了。

大哥为难的说:卖了住哪里?这里住了大半辈子了,还有老母亲。

夕阳西下,赶着羊回家的羊倌,收苹果和庄稼的手扶拖拉机一辆接一辆的满载而回,河里真是游过一群又一群的鸭,提醒我们一天之计又要结束了。 


清川带长薄,车马去闲闲。 

流水如有意,暮禽相与还。 

荒城临古渡,落日满秋山。 

递嵩高下,归来且闭关。


我们在村口河边小桥上合了影,等大巴过来,大家上了大巴,踏上了回烟台的归途。

000329t4js4m9a42ues2uu.jpeg


回来的路上,天已经黑下来了,夕阳在漫天弥漫的黑云雾海中,顽强的闪耀最后一片光亮,一点点的沉没下去,一天的时光就此倏忽而过。如果一辈子是一场修行的话,短的是旅途,长的是人生,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大多数人还是力所不及,总有缺憾,但是生活中的小确幸,却是自己可以安排的小雀跃和小欢喜。

000330iblqqt7tk3dq30t7.jpeg

好多人心中,会有一个古镇老村的情怀,烟笼寒水月笼沙,暮鸟归林,长河落日,袅袅炊烟,结庐在人境,锄豆南山下。从农村出来的人,都明白,其实农活很累,村子里很苦,看上去的美好,是因为加了想象中的美好滤镜,不是真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勤扒苦做的讨生活,苹果是甜的,但是培养苹果的过程是累的,是不干净的,是不甜的,同样的,农村里的一身沧桑,故事满满的老房子肯定不如城里的高楼住着舒服~


短暂的换一个时间空间,看一种新鲜,一种不同,看一种体验就好,理智的人,不会把一种想象中的美好当成真实的向往,那些在经历过几十年上百年的洗礼,侥幸存在的老房子,老物件,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让我们知道,这世界比我们能看到的更渊源,更辽阔,更意味深长。

000330rhha3i03o2a801a1.jpeg

(完)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烟台缝纫之家」,搜索「gh_3afedf7d7d6d」即可关注,[阅读原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1 )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21-12-7 01:13 , Processed in 0.07641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