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前线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7|回复: 4
收起左侧

[文学原创] 隋建国 || 龙门新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13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隋建国 || 龙门新传[color=rgba(0, 0, 0, 0.298)]原创 [color=rgba(0, 0, 0, 0.298)]豨养泽 [url=]豨养泽[/url] [color=rgba(0, 0, 0, 0.298)]1周前
点击上方“豨养泽”可以订阅哦

                          longmenxinzhuan > 龙门新传
      散文 / 隋建国                       

       山东莱阳市的五龙河全长124千米,贯穿栖霞、莱阳两市南北。有富水河、清水河、蚬河、白龙河、墨水河五大水系,由北向南汇成五龙河注入黄海。       蚬河的发源地,在胶东屋脊的栖霞市西部,源于岗山东北麓。它在栖霞蓬莱两市交界处,海拔814米的艾山前怀,绵延南去。绕过几座山头后突然来了一个S形,然后又来了一个180度的急转弯径直折向西北,与另一姊妹河寺口河汇聚。这一周折竟造就了月牙河和神仙洞的迷人景观。       在月牙河与神仙洞的交叉处有一海拔百余米的小山包,坚硬的花岗岩将汇合湍急的河水抵挡,促使河流又来了一个大转弯向南以十多米的落差泻向下游宽广地带,形成了五六百米宽的河床,即蚬河。两河交汇,水量充沛,年长日久,神仙洞前就形成了方圆三百余米,且深不见底的清水潭。潭水青蓝,整日以逆时针形式漩转吞并来自两河系的水流,然后再溢向正南方。潭中各种鱼虾应有尽有,数不清,钩不着。远远望去,大小乌龟不时在水中探头觅食,冒出的水泡泡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人们远离岸边,这里的泥沙是流动的,稍不留神就会陷入潭内。只有身居西岸边神仙洞上面的山包,俯视二三十米悬崖绝壁下的美景最为理想。相传这潭与北海相通,是北海龙王出海到陆地游览或与南海龙王相聚的门户,故名龙门口。

       自古以来,五龙河畔风调雨顺,两岸上乔下灌,郁郁葱葱高达十几米自然生成的林木像绿色的屏障,蜿蜒在丘陵平原之间,将胶东大地一分为二。再看上游的蚬河岸边,垂柳倒映,鱼儿成群,鸟语花香,五谷杂粮户户满仓。居住在两岸的人们深爱生养他们的大河,更为龙的传人而倍感自豪。多年来,他们不捕杀河中的生灵,不污染河水,源源不断的清澈蚬河水从龙门口流出,一代一代哺乳着数不清的万物生灵生息延续,那甜香的河水带着人们美好的夙愿,奔向五龙河在黄海相聚。       话说一夏日,天上下着蒙蒙细雨,碧绿的蚬河河畔禾苗茁壮,生机勃勃,又一个丰收年已成定局。看到这一切,人们更加敬仰为民造福的龙,家家都把新鲜的鱼肉瓜果供奉,乞求真龙保佑。这一日,风习习,雨洒洒,雾蒙蒙,倍感清爽的人们都身居炕头。这是农家人的公休日,平常家家围着日头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只有遇上雨天才能同邻里相聚。此刻有的人甜睡在梦乡中,有的聚集在邻街的风亭下看牌下棋走五子,畅谈古今中外;那上了年岁的老者拄着拐棍手里拿着蒲扇走到大门口对年青人说:六月六看谷授,七月七看谷米,这不,谷穗都齐了,这雨是对它的催成,好年头啊,好年头啊!那些听腻了的后生们噗哧一笑,“知道了老粘儿”。       且说整日在山放牛的吴牛倌,是乡亲们合伙从外地花钱雇来的。人心眼好,看牛也挺认真,就是有点傻呼呼的。其实他并不傻,只是凡事不管不问太老实罢了。       端人家的饭碗,为人家干活,他心中最明白。每日早起晚归,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已是他人生的一绝。在他的心目中自己比那些“家有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还要自在,因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凡事还不用操心。这天吴牛倌比以往任何一日都高兴,一来天不热又有毛毛雨,爽快;二来今天的那位东家大嫂子给带的干粮是用油煎的白面薄饼,可口。清香的面饼诱使他还未到正午就将牛群赶到神仙洞的山前坡圈好,让其歇息回嚼。

       吴牛倌在一块大岩石下三口两口吞下香喷喷的白饼,又下到沟底畅饮了几口山泉水。此间有点“酒醉饭饱”之意,就顺便依附在就餐的石崖下打盹。刚一迷糊,那爽爽的细雨就将他淋醒。罢,上山头看光景去,平日想看还没工夫呢。傻大吴拿起了苇笠扣在头上,又紧了紧蓑衣,来到了山包的顶部。他找了个既能避风雨,又可俯视龙门深潭的山崖,脚朝东,头仰天,双手抱头,左腿搭在右腿上,口叼烟袋,吸一口老东家赏给的关东烟,再看看四周空旷无人,水雾连天,简直似独居仙山。       “呼啦啦”,原本平静的深潭突然间响声大作,紧接着清如镜的潭水变混变黑,中间潭水旋转上冒。刹那间水柱翻滚,直冲云雾,遮掩了整个河潭。吴牛倌一时呆了,气都不敢出一口,呆呆地缩在岩石下,眼盯着水天相连的黑柱,唯恐不测。约莫半袋烟工夫,旋转翻滚的黑水柱逐渐退缩消失,水面恢复了平静,和往常一样传出雾雨点击水面的哗哗声。此时,吴牛倌才长嘘了一口气,蓑衣内的衣服大概是给一身冷汗给洗透了,顿感凉意,顺手解开蓑衣带散散潮气。“哗啦、哗啦”,刚解开了脖子下一根蓑衣带子,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牛倌的双手僵硬,不听使唤了,腿也瘫痪,头一沉索性栽倒在崖前。庆幸的是头上的苇笠垫了底,没有伤着头,更恰巧这位置可窥视龙潭,恰似哈巴狗的姿势,将潭面景物尽收眼底。       吴牛倌头扣上苇笠,屏住呼吸,经过两次惊吓,胆大了,非要看个究竟。牛倌盯住水面,朦胧中发现紧靠悬崖峭壁的潭边,露出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有粪斗子那么大,两只似铃铛大小的眼珠子,发出一闪一闪的蓝光。那雾气被这一刺目的光亮冲击,整个潭面显得阴森可怕。看清了,那是一只老乌龟的头,尽管身躯未浮出水面,凡事不动脑筋的吴牛倌也猜测出这是只已成道行的龟。俗话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嘛。那老龟慢悠悠的不时眨眼向四周窥探,沿潭边转了一圈,断定无异常就消失在蓝色的水中。

       吴牛倌越看越觉有趣,索性将蓑衣解下铺在身子底下非看出个究竟不可,那毛毛细雨的洗涤早抛弃脑后。       “咕嘟”,平似镜的水面突然冒出两个十三四岁的男童,他们脚踩水面抬一张栗红色的八仙桌,放在龙潭的正当央,在反复端详座位无偏差后悄然离去。那刹水面如此明亮,虽然相距几十米,可犹如在眼皮底下,那桌面坐北朝南的条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又是两个小一点的孩童各拿一把赤红泰山罗圈椅子,分放在桌子东西两边。又有一对扎抓髻的女童在椅子上搭上了绣有双喜字的坐垫子,那金光闪闪的“僖”“嬉”映照了整个水面,辐射了周边,好似日月落九天。不多时,穿梭般的宫廷美女在一高个领班的指引下,有秩序的铺地毯、端菜、端茶、送酒、送点心等,刹时间,一桌丰盛的酒席置办停当。牛倌一时看花了眼,这满桌的山珍海味,连听说都没有,更谈不上口福了。他流口水,可心中有底,这美差与自己无缘,大饱眼福就够幸运啦。       牛倌正猜测各种菜名,一阵迎亲的鼓乐声打断了他的沉思。随着鼓乐声望去,只见无数披红挂绿的美女,簇拥着一对新郎新娘来到八仙桌前。真是绝代佳人,光棍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美人,过去光听老人们讲故事,以为是蒙人的。他们先是双双拜天,然后新郎居东,新娘居西,相互恭喜后各自就位。牛倌这一次看清楚了,天女下凡的传说已成为现实。这一刻,年过四旬老实巴交的他,向往美好生活的念头悠然而生,不免想入非非。       优美的乐曲又一次响起,各种不认识的乐器不断更换,吹吹打打,打打吹吹,上有白色雾雨下有青蓝潭水,平静如镜的水面,阵阵器乐声浮动,好似一艘扬帆启航的巨轮行进在天地之间。侍女轮换劝酒,新郎新娘相互敬酒,饮酒对歌,吟诗比艺,轰轰烈烈,对大字不识一个的牛倌来说是对牛弹琴,“杆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他光听人家又说又笑,娱乐玩耍,可就是听不懂在说什么。有一句他记得最清楚:“北海南海一家人,龙门搭桥亲上亲,七七鹊桥天河配,海阔天空任鸟飞”。

       烟雾弥漫,微风阵阵。这酒宴在延续在升级,侍女们将酒菜不断撤换,鼓乐手按酒席的进展有节奏地演奏,一曲胜似一曲,十分壮观。约莫三个时辰过去了,见那龙女起身离座来到宫女们中间,在悦耳动听的乐曲声中翩翩起舞,时而似嫦娥奔月,时而如织女戏水。龙太子一边拍手叫好,一边走进了这壮观的大舞台,同龙女扮演起了牛郎织女天河配……       牛倌迷了傻了,口水流了满地。他向往眼前的生活,更盼望身边有个女人,恨自己无能未讨上老婆。他羡慕,他嫉妒,他想走进这人间仙境,品尝山珍海味、享乐世间真情,但无论怎么用力,就是动不了身子。他忘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知眼前怎么回事,一门心思要进去。他急了,他火了,“噌”,练就用石块击牛的手,抄起拳头大的石头向潭中投。“小心三公子。”那石头快要击中新郎头部,被一小吏挡驾。小吏倒地,那反弹的石块“砰”的一声,砸在八仙桌中央,将一酒杯打碎。刹那间,狂风大作,天昏地暗,电闪雷鸣,潭面上下水流翻滚。离奇的是瓢泼大雨只遮盖了龙潭的上空,而近在咫尺的牛倌头上却一滴雨水也没有。他清醒了,知道自己闯下了祸,想起身逃离,可全身似抽了筋骨,无论怎么用力就是动不了身子,无奈听天由命吧。       一个时辰过后,水面又恢复了原样,四周异常冷静,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凄凉阴森,有点可怕。经雨水洗刷,吴牛倌浑身轻松了许多,头脑也有所清醒,回想眼前的一切,似梦非梦。他用手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定了定神,确信刚才的所见真真切切,这不,那块石头的窝还在呢。他后悔莫及,这顺手打牛的手怎么就没个收管。他双手狠狠地敲打着前额,痛恨不该骚扰了神灵的酒宴。牛倌立马起身双膝跪地,朝潭叩拜忏悔,可为时已晚,任凭他叩破头皮,水面无声无息。他诅咒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吃吧。

       牛倌起身要下山放牧,突然龙潭水面又一声巨响,一股龙卷风从潭中升起。黑水柱翻腾着冲击上空,天翻地覆,深水潭像被什么东西搅动,旋转上升,差一点漫过山顶,眨眼回落。眼看见底,深约数丈的潭底有一几十米宽深不可测的洞,只听洞中咆哮如雷,白雾冲天,像一条白龙在飞舞,龙尾波击之处,大雨倾泻,冰雹落地。转眼功夫,洞内大水涌出,龙潭又恢复原形,水面飘浮着一白肚庞大的黑东西。牛倌回过神来了,他看清楚了,那不正是酒席前在水面打探的老龟吗?那对铃铛大眼露在眼珠子外,显得大而圆,不同之处是倒垂耷拉着,无了蓝色光亮。更可怕的是那仰浮的龟竟向吴牛倌这边飘来,其身子比盛面的大笸箩还要大。眼看到了他藏身的潭边,一股熏人的黑气从龟的口中冒出,径直朝牛倌而来,他还未来得急多想,就昏死过去。       待吴牛倌醒来,已是次日的上午。东家告诉他,是上山拾“水牛”的人,傍晚路过将他救起。事后大家问起根由,他谎称患病晕倒,对所见所闻一字不提。       从此这勤劳的吴牛倌萎靡不振,失去当年的气魄。像丢了魂,不说不笑,一天比一天呆,整天跟在牛群屁股后转,任牧牛放纵。日子长了,牛瘦了,群倒了,不到年底他就被解雇了。牛倌无家可归,仍栖身在村后那四壁透风的牛棚里。来年开春,本打算另处谋生,可他一病不起。有人说是得了干干病,光吃不长肉,像麻杆,根本站立不起来,风一吹就倒。是好心人轮番给他送饭添衣。       再说自从那日吴牛倌扫了龙门神灵的兴,时过数日,蚬河河畔连降暴雨,鹅卵大的冰雹袭击农田,房屋冲毁,庄稼被淹,龙潭方圆十里八乡三年颗粒未收,举家逃荒关东不计其数。       生不如死的牛倌,在冰冷的棚内苦苦熬过了三个年头,忽一日两个官差模样的人来到跟前,说有人请他进山。他跟着来人来到一陌生庭院,一老者告知他当年在龙门龙潭边搅乱了北海龙王三太子和南海龙王六公主新婚饮酒赏景的情趣。好一点还没有伤着太子,念他为人忠诚老实,有悔过自新之举,三载疾病就算以示惩罚。那老者自称是那只出水巡视的万年老龟,守护龙门千年有余,一时的疏忽竟造成终生遗憾。本来欲被处死,是众神灵一齐向两海龙王求情,再加上他跟随太子多年,忠心耿耿,夫妇双方在各自父王面前求情,在大喜日子里免开杀戒,就贬职到柴房当差。那老者还告知在他的举荐下,让牛倌回龙门西山看护山林供龙宫生活用柴。临别时那老者一再叮嘱凡事要以人为本,多多行善,且不可玩忽职守。

       吴牛倌一觉醒来,原来是一场梦,可梦中所见历历在目。他知道自己要走了,这闷在心中的“病”一定要告诉乡亲们。说来也巧,卧床不起的他竟一下子站立起来,将众乡邻招呼到他的破屋子里。当大家知道了真相后,牛倌安然闭上双眼,面容慈祥和蔼。他去了多年的心病,为大家造福去了。       当日乡亲们凑钱好生安葬了牛倌,次日在龙潭西侧搭台祭潭。三日来十里八乡的人们带着香火供品前来叩拜,祈求两海神龙保佑平安,保佑风调雨顺。戏唱了三天三夜,香火四溢,供品满坡。人群中有一穿戴破旧的道人,念念有词:龙门开,喜事来,心要诚,梅花开。他在不同的场合念叨,身上汗臭熏天,人们四处躲开,有一群小孩用树枝驱赶。              过后人们才醒悟,那不是牛倌的化身提醒这地方是龙门吗?从此这里叫龙门口。后来有人迁居此地开荒种地,生息繁衍,蚬河两岸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远隔百里的山乡人搬家至此,流落关东他乡的返回,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蚬河水畔,栖霞人口在增,生活在变,人们更难忘怀龙门口的神龙。       1958年,在大跃进中,人们用自己的双手,将蚬河水分两段拦腰截断。在上游月牙河畔两山峰间筑起三座大坝,把龙门水潭扩充千万倍,建起了栖霞第二大水库——龙门口水库,为龙庭龙子龙孙再次戏水摆宴饮酒提供人间仙境。在下游莱阳青岗口再次截流,建起了大型沐浴水库。       1959年,库中要蓄水了。龙门口周围的十几个村庄要搬走,全村老小无不痛哭流涕。他们是龙的后人,舍不得离开生养他们的风水宝地。然而为了大局,为了神龙更好的安居,他们舍小家顾大局,毅然决然将龙门口让出,在几里外的库南岸重建家园,村名仍然叫龙门口。
       1964年,栖霞县政府在龙门口东干渠出水口,建起了第一座水力发电站。从此远离县城的龙门山乡人扔掉了烟熏火燎的煤油灯,和祖辈传承的石磨石碾,过上城里人用电的生活。站在灯火通明的库边,远眺库中已成孤岛的小山包,人们不免想起当年美丽的传说。现今的龙门口设立了管理机构,安装了电子眼和水质检测器,清清的库水源源不断流向山城,成为生产生活用水。人工放养的淡水鱼、海蛤、螃蟹、龟等应有尽有,一改“臭鱼烂虾来到栖霞”的口头禅。       2004年,新改建的宽8米长20千米的盘山柏油公路由县城直通库区。若你有兴驱车行进在曲折绵延,平滑如镜的山间大道上,时而飞驰直下,时而在山峰间盘旋,恰似乘坐摩天轮,既险又奇。你若身居神仙洞当年吴牛倌隐身观景的百米小岛上,更有一番风味。       坐在石凳上甩出鱼杆,喝一口清香的白洋河曲酒,凝视对岸的灯火,似醉如梦。朦胧中那龙太子、龙女举杯吟诗就在眼前。进入农家庭院,依山而建的会客厅可与龙宫媲美。观光阳台把你带到龙潭,目睹水上人间。听,水打曲岸,似龙宫乐队奏乐;看,烟雨蒙蒙,舟舸星布,如宫廷美女摆宴。喝五龙白干,吃淡水大鲤鱼,香甜脆辣;女士们喝了红苹果酒和莱阳梨汁饮料,临走讨要库中的鲜味和栖霞苹果……此时,朦胧梦幻,流连忘返,享受着仙人的生活。       五龙河,栖霞、莱阳的母亲河,她养育了莱阳、栖霞的百余万人民。如今河在变,人在富。愿五龙河水源源不断,盼南北两海龙宫仙景撒满世间。
     
                           
   guanyuzuozhe >关于作者




       隋建国
  
栖霞市大花园村人,1946年生,大专学历,中共党员,小学高级教师,原完全小学校长,2007年退休。


 楼主| 发表于 2021-5-16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千蜂智慧团餐
欢迎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8 04: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好

点评

前线您好,感谢您的鼓励。祝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5-19 18:3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5-19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线您好,感谢您的鼓励。祝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5-21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互学习交流,欢迎各位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 )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21-6-19 12:05 , Processed in 0.06428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