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前线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7|回复: 8
收起左侧

[史海钩沉] 在文史天地打捞碎片的人(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6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在文史天地打捞碎片的人(文)

                            隋建国

      2020年11月13日早,我接到了贾雨萍老师的电话,说上午她同李渲老师陪伴李元章老师来我家里。此刻我心里特高兴,能和几位知音会面,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放下电话我就作手准备应客人上门。

    认识贾雨萍老师是在2016年春节前(腊月18日)栖霞文化馆参加烟台市文化馆民俗面食和花饽饽的研讨会,同时认识的还有家住西城镇做花饽饽技艺超群的张老师。贾雨萍是杨础人,是一位民俗爱好者,她对栖霞节日民俗颇有研究和传承。尤其是对春节的枣饽饽和神虫、正月十五的面灯等,不仅制作精益,且有探讨。2016年3月15日烟台市文化馆黑馆长、非遗办曲主任、烟台电视台石记者、栖霞文化馆林炳义馆长、市宣传部林新中副部长等一行9人来我家里拍摄春节民俗片子。贾老师一大早就驱车赶到我家里,献上了自己为拍摄现场精心制作的面灯等。因那天她有事,没有参加现场拍摄就匆匆忙忙离去。我们这次重逢整整四年多了。

    贾雨萍老师记性很好,虽然几年过去了,但她没有忘记我的家门,待我正忙着修改一篇文稿时,她已经来到我的身边。按理说贵客上门,应该出门早早迎接才是,弄得我不好意思。

    随同前往的是李渲老师。他是一位摄影爱好者,这次前来是专门探讨历史文化的。雨萍进门,我立即起身出门迎接另两位。此刻李渲老师背着一个大行李包,搀扶着95岁高龄的李元章老师,正在一步一步的向院子里挪动。

    李元章老师1926年生,是牟氏庄园管理处离休干部。李老是我的多年挚友,首次认识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那时候他老在县文化馆任职,从事考古及文物保护工作。那次是他前来调查岗山寺院的事,我们相识了。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之间始终保持往来,相互学习交流。随着他年岁高行动不便,近些年来我只是亲自上门拜访他,想不到今天他竟亲自来我家了,我太高兴了。

    李老还没有进家,在院子里就对我提出了今日前来的要办的六件事:一、对我赠送他的《官道人文》一书书面赞扬和对文中的章节、文字等一一提出了修改意见;二、赠送我他编写的《栖霞记忆》再版上下册一套;三、让我代转赠官道小学图书室《栖霞记忆》一书;四、考察原岗山寺院遗址及洪武二年重修岗山寺院石碑和寺院废弃的砖石已备研究历史;五、实地考察1964年击毁台湾美制高空P2V侦察机坠毁遗址;六、考察1942年岗山抗日阻击战烈士公墓、2016年新建栖霞烈士陵园、立在官道镇西南角栖霞、莱阳、招远三面桩界石。

    李老的执着追求精神令我肃然起敬,他都这么高龄了还牵挂着栖霞的一切,这对我们做晚辈的真是楷模。

    进屋后,在我的炕头上,他拿出了自己已经不知让何人复印的他事前对16K500多页60多万字的《官道人文》每一页每一行每一个字的修改稿,长达6篇之多。我太感动了,我比其他老整整少20岁,平日看点东西不长时间就眼睛模糊了。他能这样认真太难为他老了,在在场的贾雨萍李渲也感动的无话可说。

    接过这凝聚李老心血的《官道人文》斧正稿子,我的两只手颤动了,心情久久没有平静。好好修改,绝不辜负他老人家的心愿,力争把我的《官道人文》再次修改编写的精益求精。

    休息片刻后,我们就开始出门按日程开始考察了。

    首先到我的房子后边的井台,考察庙宇石碑。

    李渲老师最辛苦,他背着笨重的摄像器材的大行李包,搀扶着李老一步步挪步井台。原岗山寺院洪武二年重修石碑,庙宇败落后,在上个世纪大约20年代左右是我家里的前辈们打井时人工抬回家安放在井台上的,若不早就失踪了。上了岁数的人都记得碑文大字是“洪武二年重修岗山院”,周围小字记录了大丁家韩禄博等捐资等字样。行动不便的李老被搀扶上井台,拿起纸笔,贾雨萍老师拿着卷尺把石碑长宽高等一一丈量,李老画图一一记录。这一切,李渲老师用他的相机不辞辛苦的一一摄录,留下了永久的纪念。

    驱车来到当年岗山寺院原花园(现在名大花园)村后边五华里外的岗山大顶子和二顶子(又称武神顶或碑顶)之间的原寺院遗址。为探讨被人盗挖的坟穴砖块,李老行动不便,我和李渲老师掰开茂密的荆棘丛,穿过几处高低不平齐腰深蒿草的沟坡,终于找到了几块砖块。遗憾的是不理想,当年,估计也就是10年前坟穴刚被盗挖,我和他人亲自下穴地考察,那时候我亲眼见墓穴四壁是带花纹的砖磊造,如今砖瓦只剩下零碎无任何价值,只得放弃。

      11点了,我们又下山驱车前往10里外的驼山击落台湾侦察机遗址。

    我在任霞泊完小任校长期间,学校就在飞机坠毁那个片,我去过一次。1964年我曾经到过现场,那时候飞机残核还没有搬走,后用16辆大卡车运到北京军事博物馆收藏。20多年过去了,具体位置已记不清楚了。下山事前我电话联系让驼山村的柳宝财老师等候领路。

    柳宝财老师原是中学语文老师,喜欢写作,曾以《回忆60年代击落美制蒋机一事》为题目记录了当年亲眼目睹的一幕,2020年8月发表在《胶东文学》微信平台上。有他带路我们方便。
      柳宝财老师刚刚外出打油回家,车上的东西还没有来得及卸下就在村口等候。

    时代的变迁,埋葬机组13名(含一女性)遗骨的地方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已经是苹果园浇灌的水塘所在,估计是在10年内被破坏的。杂草密布,原有的高不足一米的石碑早不知去向。听说石碑是就近的霞泊村一村民弄走,具体留着何用未知。十几年前李老就让我替他自己出2000元设法找回,我无能为力。

    车开不到遗址处,好心的姜家庄一位正在浇果园的村民邹学亮开着三轮车把行动不便的李老来回接送。在场的好几位在果园劳动的村民都惋惜墓地是人为破坏。李老当场提出回县城后亲自向省统战部门建议,将埋葬遗骨的地方整修。因他们毕竟也是中国人,再说这些人的后人还时常前来祭奠,这是人道主义,若不给我们中国人丢脸。在场的人都赞同李老的意见,也为这年老的长辈人品和为栖霞不顾身体不便奔波的眼前老人而感到自豪。对着大家的面,李老再次提出让大家帮忙,还是花2000元寻找失落的那记载历史的石碑,愿他老如愿。

    时间已是12点10分了,考虑到李老的身体,我们打算赶回离镇驻地13华里的官道驻地吃午饭,结束日程,可李老不肯,执意要去三面桩界石考察。这里距离栖霞、莱阳、招远三市立在官道镇西南边陲的小东庄村西南的界石碑还有七八里地。我们只好听他老的,开车奔赴。

      这些地方都属于当年我所在学校的区域范围内,尽管地形道路熟悉,但我还从来没有光顾过这三市的交界处。我当即拨通了我的老搭档,原来我学校的教导主任小东庄村的衣敏庆老师。我这位多年的助手回答是他在招远,我失望了。正在我寻思再找何人带路时,敏庆老师开玩笑的说,我在招远地界,我现在往回走,在村西耩等你。我笑了,知道他一定是在相邻的招远毕郭镇西庄村有事,心里有数了。

    十几分钟后,我们在三市交界的耩岭碰面了。敏庆带路,车顺着三市边界的由硬化路面到泥土路,转过几处新建的现代化果园,终于在一条东西走向深大10米宽30米多的沟南半坡见到了三面桩界石碑。

    我们站在沟北岸,一处新挖的水塘南沿上,水塘底部和四周全用浅灰色密封的油布铺盖,以防漏水。脚所在的塘边有点柔软,不太滑,我寻思了好久,打算顺坡下去,但因陡峭不敢行动。再看别处也很陡峭,且还有高高的杂草,只能老远观望。此位置只能看到栖霞界,国务院一九九六年立。这显眼这条500多米长的沟是属于栖霞的地界。李渲和敏庆两位老师慢慢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李老攀上南水溏岸,只能远远领略草丛中的界石。此时此刻,李元章老师心里踏实了,他如愿了。

    我,“不到长城非好汉”,回头见贾雨萍老师在开车力争让李老能在最方便的地方上车,衣敏庆老师和李渲老师在照看李老,敏庆我的老搭档还一边介绍三市界桩的事宜,我放心了,一定要设法翻越此沟亲临三面桩。

我沿着沟北岸一路向西要找到沟头,可看着快到了,结果还是深沟,只不过是被杂草缠绕覆盖而已,无法过去。最后,我找了一处沟底比较浅的地方,拽着杂草下上,终于到了沟南岸。我穿越了几处南北走向的果园,估计这一般是招远地界的,待来到立在半沟坡的界碑,我心情澎湃,向东再迈一步就是莱阳地界,在这里跨一大步就是一脚在莱阳,一脚在招远。我站在沟顶俯视眼下草丛中的高50公分的石界桩,想如何下去。我拽着山草,一步步乡下滑动,到了。

      我走过的地方,从草踏压的迹象看,已经有人也沿此处来过,有可能也雷同于我们这些爱好地理文史的人。我拔除桩石周围的杂草,石桩呈三角形,桩北面是平的栖霞,南面东侧是莱阳,西侧是招远。从以前看栖霞市地名办的图片,原石碑处在小沟内平坦处,现在在南半坡偏下,水泥底座北边已裸露。我挺直腰杆,站在界石上边的陡坡上,此时此刻,我特自豪,因我感觉到了一脚踏三县的情感。这时候,对面三四十米外的李老在观望,李渲老师把我的一举一动一一摄入他的高档相机。我幸运,能和多位知心朋友在三县市交界处相会,实属人生一大快活。

    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几位兴趣正浓,若不考虑年岁高的李老,真想继续完成北去到岗山东麓百名抗日烈士长眠的公墓和新建集中了1200多名长期分散埋葬在栖霞全市的英烈《栖霞烈士陵园》瞻仰祭拜。

    离开三面桩敏庆老师真情邀请我们到他家里吃午饭,我们拒绝了,因这样就麻烦他了,不能再打扰了。上车后他带路,路先由栖霞地界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招远地界。当我发现怎么车向东拐弯了,一定神细看,这不是招远的西庄村吗。两三分钟后,车已经回到了我们和我的教导主任敏庆开始碰头的地方,又回到栖霞地界了。我们拜别了我这位多年的老搭档,车换成了我作为向导,正直向北,最后穿过了以往招远栖霞两县一条南北走向小河沟为分界线的栖霞许家村,毕郭俗称“河东”(因毕郭村西边有个河西村),向北进入省干线306,即海莱路,眼前的栖霞招远交界处的公路牌就在眼前。

    午饭定在我老朋友王瑞德女儿的饭店,特殊一点都知道叫“一加一”饭店。饭前闲聊中,李老得知这饭店闺女是大丁家的,李老又来精神了,说当年我在你们村住过点,就是驻村干部。又得知闺女的姥爷是史丙圭老离休教师,话题更多了,连他的家务事都很清楚,话匣子一开就刹不住了。什么啊,官道还有大丁家汉代古墓群、大丁家新石器龙山文化遗址、大解家村北古墓群、杨家洼古墓群、半城沟村的来历、大花园村名来历、孙疃村陶窑等等。他多次提醒和叮嘱我,《官道人文》一定要补充上,将来为官道写镇史志提供丰富的资料。

      李渲贾雨萍两位老师为我们奉送的丰盛午餐已经结束了,李老还在滔滔不绝的述说。说他真可以称得上栖霞的活历史,也是栖霞人的宝贵财富,一点不过分。

    时间不早了,在场的几位包括饭店的两位年轻人一边说笑,一边搀扶才把这充满对官道亲情的李老送上了车。

    再见了李老,再见了贾雨萍李渲。感谢您们对我的信任,感谢您为我送来了亲情友情!

      这是一次知音的相会,是友情的相聚,我记下了,让我们的友谊载入史册永存!
      向在文史天地打捞碎片奔波执着追求无私奉献的人致敬!


发表于 2020-11-16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千蜂智慧团餐

点评

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17 08: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7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各版块转悠,看到陌生的岗山老师更新最多,问好!感谢各地持之以恒挖掘记录民间记忆的人,今年对这样的东西特别感兴趣。

点评

梅兰你好,感谢你的关注与鼓励。你的鼓励就是我今后努力的方向。愿今后成为挚友,相互学习交流。祝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18 08: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梅兰 发表于 2020-11-18 08:01
各版块转悠,看到陌生的岗山老师更新最多,问好!感谢各地持之以恒挖掘记录民间记忆的人,今年对这样的东西 ...

梅兰你好,感谢你的关注与鼓励。你的鼓励就是我今后努力的方向。愿今后成为挚友,相互学习交流。祝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20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挖掘史料,不容易。

点评

感谢百度金你的关注,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20 15: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度金 发表于 2020-11-20 11:05
挖掘史料,不容易。

感谢百度金你的关注,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24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95岁了,还出来转转,赞一个!

点评

莱阳你好,感谢你的关注。李老95岁还在为社会奔波,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24 16: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4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莱阳 发表于 2020-11-24 09:20
95岁了,还出来转转,赞一个!

莱阳你好,感谢你的关注。李老95岁还在为社会奔波,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 )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20-12-2 23:09 , Processed in 0.06588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