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前线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前线论坛手机版

查看: 623|回复: 0
收起左侧

蛇妖附体?男子听信“大仙”将妻子活活打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1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胡瑞娟被丈夫陈春龙打死了。

长达四个小时,陈春龙抡起三角带制成的皮鞭,朝她的后背,狠狠抽打了160多下。


自制皮鞭殴打妻子致死亡


河北省沧州市盐山县女子胡瑞娟被丈夫陈春龙带至当地一“半仙”家中“看病”,被“半仙”赵清江诊断为“蛇仙附体”。为将胡瑞娟的“病”治好,陈春龙及其弟弟陈金来按照赵清江的要求,用皮鞭抽打胡瑞娟致其死亡。


胡瑞娟的弟弟胡连军2月26日告诉记者,赵清江、陈春龙、陈金来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将于2月27日在盐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受害人胡瑞娟


被害人弟弟胡连军说,姐姐胡瑞娟出生于1984年,遇害时年仅33岁。胡瑞娟是经人介绍与小其4岁的陈春龙认识的,两人于2009年结婚并育有一儿一女,儿子今年6岁,女儿今年9岁。


受害人全家福


警方审讯时,陈春龙说出了鞭打妻子的原因。


陈春龙觉得妻子胡瑞娟患上了“虚病”——晚上睡不着觉。他说,从2010年起,妻子开始失眠。“那时候病情轻,去医院看,也看不出什么病来,医院给开的药也没吃过。”陈春龙供述称,2014年,妻子曾跟他说,“找大夫看的是抑郁症。”


在农村迷信者看来,抑郁、夜惊、精神不好,都属于“虚病”,病因是散仙、阴魂附体,俗称“鬼上身”。


陈春龙相信“虚病”之说,他说,他曾带妻子看过“大仙”,看完后妻子就能睡着。


2017年11月18日,他带着胡瑞娟回到老家——河北省沧州市盐山县。


盐山县小南马村有个“大仙”叫赵清江,自称可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常常帮人看“虚病”。陈春龙坐三轮车时听说,以前有个小孩患“虚病”,快要死了,到赵清江家给治好了。听到这个消息后,他便带着妻子去找赵清江。


到了赵清江家里后,他坐在椅子上看了看胡瑞娟,“你看,脸色都变了,都起疙瘩了。”他说,胡瑞娟的“虚病”很严重,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治好的。赵清江还告诉陈春龙说,陈春龙和他的弟弟、儿子都有“外灾”,陈家里要出大事。


“她(胡瑞娟)身上跟着一条长虫,想折磨死她,还折磨她的儿女。我看到病人,从她的五官上,就能看出是什么东西跟着她。”赵清江在公安机关供述称,他通过摸脖子,能判断来者是否有“虚病”,得此病的人耳朵下面有疙瘩,“我摸的这名女子(胡瑞娟)有,所以给她治。”


从那天起,胡瑞娟开始在赵清江家接受“治疗” 。每天早上八点,陈春龙会带着妻子去赵清江家“治病”,中午十一点多回去。“第一天给了他800元,第二天,他(赵清江)说我儿子不是特别厉害,不收费了,给了他600元。”陈春龙称,10天的“治疗”,他一共给赵清江10600元。


赵清江自称,他的治疗方法就是“瞅瞅摸摸”,“瞅就是瞅人,摸就是摸脖子,有邪病的人,耳朵下面脖子中间有个疙瘩,一捏就很疼,给他们治疗都是用这种方式。”


赵清江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表示,胡瑞娟刚来“看病”的时候,说话正常,就是没有精神,自称睡不着觉。10天后的2017年11月27日,再来的时候,胡瑞娟“疯了”,“瞅人时要么斜着眼,要么直眼。”


陈春龙供述,2017年11月26日凌晨三点,胡瑞娟病情加重,一晚上没睡觉。当天上午,找赵清江看了一个小时,看完之后就开始神志不清。


事发之后,胡瑞娟8岁的女儿,跟胡家亲戚聊天时表示,2017年11月26日,在盐山县城的宾馆内,她看到爸爸用三角带打妈妈。“只要我说我肚子有点疼,爸爸就抽妈妈。她还提到,27日凌晨,一家人开车送妈妈去赵清江家时,车门怎么也关不上。“他们都说是妈妈搞的鬼。”


沧州市盐山县一家宾馆的监控,记录下胡瑞娟最后一天的一个片段。



2017年11月27日凌晨0点6分,陈春龙揪着胡瑞娟的头发,从5楼的房间走出来。两人慢慢靠近走廊的监控。画面中,胡瑞娟的头向右侧倾斜,面无表情,走路左右摇晃。她双臂下垂,胸前被绑上绳子。陈春龙的弟弟陈金来,紧跟着走在后面,手里握着皮鞭。50秒钟后,三人走出宾馆。


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陈春龙称,当时,妻子“病情加重,发出的声音,不是她平时的声音,特别凶”。陈金来则称,嫂子“乱折腾,到处乱撞,嘴里还说些胡话”。凌晨1点,陈家人带着胡瑞娟,来到赵清江家。


赵清江在接受审讯时,讲述了当时的情况。“我正在家睡觉,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开门后看见了前几天一直在我家看虚病的女子(胡瑞娟)。她被他丈夫和小叔子驾着胳膊,她的公公和两个孩子也来了。”


赵清江称,胡瑞娟一直说,“我走啊,我上泰山修行。”陈春龙兄弟二人则对他说,“坏了伯伯,疯了。”


“走不,不走剁死你,打死你。”赵清江对着胡瑞娟,不断重复着看阴阳病的术语。


随后,胡瑞娟被放到赵家西屋的椅子上。陈春龙称,赵清江拿起斧子,狠狠拍打胡瑞娟的腿和后背,嘴里还不断问着,“你走不走?”凌晨一点到四点半,赵清江持续用斧子拍打胡瑞娟的腿和后背,每隔四五分钟拍打一次,每次拍打七八下。“赵清江每次拍打很用力,能听到声响。”


陈春龙称,其按照赵清江的要求,用40公分长的木棍和50公分长的三角带,制成皮鞭。赵清江告诉陈家人说,胡瑞娟犯病时,就抽她。当天早上八点至中午十二点,陈春龙抡起皮鞭,抽打了妻子七八次,每次抽打20多下。他的弟弟陈金来,则抱住胡瑞娟,防止其挣扎。


“我每天去的时候,赵清江都说让我下狠心,使劲抽打胡瑞娟,往死里打,这样才能治病。赵清江还告诉我,打的不是胡瑞娟,是她身上的长虫,他还说等胡瑞娟好了,什么伤疤也留不下。不用化妆品,皮肤也会好起来。”陈春龙说。


在赵清江家东屋看病的多名村民表示,当天,他们听到有女的“嗷嗷”叫,还听到皮带抽打的脆响。


当天下午四点,胡瑞娟死亡。


4个小时后,亲戚们在盐山县医院的太平间看到了胡瑞娟的尸体,她的背部、小腿布满了鞭印,整个后背被打成黑紫色。尸检结果显示,其系钝性外力多次打击,致大面积皮下出血和剧烈疼痛,引起创伤性休克死亡。


在宾馆的房间里,胡瑞娟的亲属还发现了绳子和铁钉。


文盲“大仙”


据胡连军介绍,赵清江是当地的“半仙”,靠封建迷信骗取他人钱财。


赵清江是什么时候“成仙”的,小南马村里没有人知道,村民只是听到传说——有一天,赵清江在自己家里看到狐仙,就突然间“得道”了。


赵清江在公安机关供述,他在2015年3月份,突然能“看病”了,“我能从哭闹着来看病的人身上,看到鬼神。”


小南马村村民王毅和(化名)对此说法嗤之以鼻,他和赵清江相识多年,“最了解他的底细。”王毅和告诉新京报记者,赵清江兄弟五人,他排行老二,村里人没人叫他“大仙”,都叫他“赵二”。


王毅和说,赵清江今年64岁,身材魁梧,脾气暴躁。他从没上过学,也不识字,是个文盲,“一出口就是脏话。”年轻的时候,赵清江捕过鱼,还在盐山县城干过农机修配工作。大概在30岁左右,他在村子附近的205国道旁,开了一家饭店。“司机吃饭时,让小姐过去诱惑,然后以此敲诈。”王毅和回忆,此后,赵清江因袭警、涉枪,被判刑。


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2001年,赵清江酒后借本村与邻村大南马村修路占地补偿之故,找到大南马村村长刘宝印。刘宝印的儿子跟他理论,被打了巴掌。随后,他找到大南马村村支书,欲用铁锨铲他,两名派出所干警出面制止,遭到赵清江撕打,前来阻拦的刘宝印被他用砖块砸至轻伤。


2000年8月4日,赵清江酒后到马村卫生院滋事,将两人打伤后,又用钳子将村长刘俊生的头部砸伤。当时,赵清江是小南马村的副村长兼电工,资料显示,他还曾持猎枪,砸了大南马村一名村民的头部。


因多次殴打、伤害村民,私藏枪支,赵清江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


王毅和告诉记者,赵清江出狱后,在河北黄骅港卖过水产,大约在四五年前,开始给人“看病”。王毅和不相信赵清江有什么神通,他告诉记者,赵清江有亲戚在北京做生意,谁的生意做得不顺利,这位亲戚就会推荐他来赵清江这看一看。看之前,亲戚会把来者的一些重要信息告诉赵清江。“这样一运作,赵清江一算一个准儿。”


时间长了,“赵大仙”的名气逐渐传开,多的时候,一天有二三十人找他看。信徒们还集资在赵清江家附近盖了一座三进院的庙,供他“开坛作法”。赵清江制作了名片,称可以治疗任何疑难杂症。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什么过人本事,治疗手段多以打为主。


附近小营乡李连村的刘涛,曾在2016年时带着妻子程韵“看病”。赵清江看过后说,程韵身上有两个“仙”,不断折腾她。“赵清江用斧子头使劲拍打我媳妇的后背和屁股,还用手掐她后背和脖子。我媳妇的后背和腿上,都被打出了淤青。”刘涛说,看了半个多月,赵清江让他自己回家打媳妇,“让我使劲打,就能打好。”刘涛觉得上当了,就再也没有去过。


检方: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被告人刑责

盐山县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11月8日作出的盐检公诉刑诉〔 2018 〕166号起诉书显示,赵清江今年64岁,文盲,农民。2001年8月因犯寻衅滋事罪、私藏枪支罪被盐山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2003年1月刑满释放。


起诉书显示,胡瑞娟死亡次日,陈春龙和陈金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盐山警方刑事拘留;胡瑞娟死亡第三天,赵清江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盐山警方监视居住。


2018年7月9日,沧州市人民检察院将该案交由盐山县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同年8月24日,盐山县检察院将案件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侦查机关于同年9月24日补查重报。


起诉书显示,该院认为,赵清江、陈春龙、陈金来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陈金来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胡连军告诉记者,该案将于2月27日上午9时开庭审理。


胡瑞娟家属委托的代理人、北京市世纪律师事务所张铁雁认为,被告人伤害胡瑞娟的手段残忍,且本案不属于因恋爱、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犯罪,被害方无任何过错,被告人也没有赔偿被害人亲属任何损失,不具有任何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


张铁雁说:“根据级别管辖的原则,我们建议盐山县人民法院将案件移送上一级法院审理。”

来源:新京报、光明网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新浪新闻」,搜索「xinlang-xinwen」即可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19-3-21 19:57 , Processed in 0.078943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