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前线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前线论坛手机版

查看: 1295|回复: 0
收起左侧

河北反杀案进展:涉案女大学生已解除取保候审,不被追究刑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7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2月26日,记者获悉,2月24日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公安局做出决定:不追究小菲(化名)刑责,解除“取保候审”强制措施。这起河北反杀案辩护人律师殷清利表示,这意味着小菲无罪。


今年2月24日,涞公(刑)解保字(2019)0003号文书载明,2018年8月18日,对小菲执行取保候审,现因发现不应当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予以解除。

不追究小菲刑责是否意味着无罪。殷清利向记者介绍,小菲收到《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且警方告知其本人的案件终止侦查,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84条第2款规定,已经代表她的案件撤销或终止,属于依法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范围,就是通俗意义上的无罪。

小菲父母仍被羁押在看守所内,反杀案进展如何?

小菲哥哥王欢透露其父母两人案件,经第二次退回补充侦查后,再次由涞源县公安局移交涞源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此外,在第二次退侦期间,涞源县公安局通过鉴定方式对涉案2018年7月11日22时30分至23时40分小菲的监控进行数据恢复鉴定,鉴定意见载明:恢复出该时间段的视频共计23762帧,合成视频后共计1584秒,恢复出2018年7月11日该时间段的音频共计3761秒。

殷清利表示,目前,他正在积极联系检察院工作人员查阅王新元一案补充的证据材料,特别是复制恢复的合成音视频,之后会向检察机关补充提交相关质证意见及对王新元不起诉的申请材料。

案件引发争议 焦点还是“正当防卫”



近两年来,伴随着人们对于“山东于欢案”“昆山于海明案”这些热点法治事件的关注,有关“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特殊防卫”这些法律专业的名词也逐渐步入公众的视野。最近在河北省涞源县的一个小村庄,村民们也都在热议这个话题,讨论的起因是在去年夏天的一个深夜,一名男子携带凶器,闯入村东头的王新元家,一家人在反击的时候造成了入侵者死亡的后果,那王新元一家的行为算不算是“正当防卫”?


让村民们悬着心的王新元一家,就住在村东面的这个半坡上。坡下有一条河,坡上是一条公路,紧邻的两处住宅其中一家早已经搬走,另外一处是早已经废弃的老屋,仅剩的王新元一家也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人住过了。2018年7月11日,有人深夜翻墙闯进王家,在双方冲突过程中,闯入者死亡,王新元和他的妻子赵印芝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警方逮捕。在王新元家炕上还有没来得及叠起来的被子,和他没来得及穿上的衣服。在这个家里,时间以一种非常仓促的形式停留在了事发的夜晚。而透过围墙上依稀可以辨认的脚印,和晾台上碎掉的节能灯泡,还可以感受到事发时的惊心动魄。



小村庄里发生命案,震惊之余,村民们也都在讨论一个话题:那就是王新元一家的行为算不算“正当防卫”?


保定市涞源县邓庄村村民:虽然说王新元现在关着,关着人们也得调查,人们也得有一个说法。他就是再怎么判,是轻判还是重判得有个讨论,也得有一个说法。

那名深夜闯入的不速之客究竟是谁?又为什么与一家人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冲突?这桩看似突如其来的惨剧,其实早已在一年前埋下了伏笔。

王新元和赵印芝夫妻俩有一儿一女,儿子王鹏今年27岁,已经成家,平常不住在家里,女儿晓菲今年22岁,正在上大学,而这起事件的起因就要从晓菲在一年前认识的王某说起。


晓菲:感觉很后悔去认识他,如果一开始没有认识他,后来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对比“于海明案”本案起因更加复杂
当我们说到发生在河北涞源的这起案件时,总会和前一段时间发生在昆山的“于海明正当防卫案件”进行比较:

2018年8月27日21时30分许,于海明骑自行车在江苏省昆山市震川路正常行驶,刘某醉酒驾驶小轿车(经检测,血液酒精含量87mg/100ml),向右强行闯入非机动车道,与于海明险些碰擦。刘某的一名同车人员下车与于海明争执,经同行人员劝解返回时,刘某突然下车,上前推搡、踢打于海明。虽经劝解,刘某仍持续追打,并从轿车内取出一把砍刀(系管制刀具),连续用刀面击打于海明颈部、腰部、腿部。刘某在击打过程中将砍刀甩脱,于海明抢到砍刀,刘某上前争夺,在争夺中于海明捅刺刘某的腹部、臀部,砍击其右胸、左肩、左肘。刘某受伤后跑向轿车,于海明继续追砍2刀均未砍中,其中1刀砍中轿车。刘某跑离轿车,于海明返回轿车,将车内刘某的手机取出放入自己口袋。民警到达现场后,于海明将手机和砍刀交给处警民警(于海明称,拿走刘某的手机是为了防止对方打电话召集人员报复)。刘某逃离后,倒在附近绿化带内,后经送医抢救无效,因腹部大静脉等破裂致失血性休克于当日死亡。于海明经人身检查,见左颈部条形挫伤1处、左胸季肋部条形挫伤1处。

9月1日,江苏省昆山市公安局根据侦查查明的事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认定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决定依法撤销于海明故意伤害案。



这两起案件有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那就是事件的起因。于海明案件中涉事双方之前素不相识,是在大街上因为交通原因产生争执,而在涞源的这起案件发生之前,王某曾经追求晓菲遭到拒绝,之后多次骚扰和侵犯晓菲一家人。这也让这起案件的是非曲直变得更加复杂。

追求遭拒后 持续进行骚扰侵犯
据王新元的儿子王鹏介绍,最近几年,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并不顺利,先是父亲在干农活的时候,从家门口的一棵树上跌落摔伤,腿上留下了残疾,不久之后,他又遭遇了车祸,从此无法再干重体力活。家里两个顶梁柱接连发生事故,让一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为了补贴家用,赵印芝开始到北京打工。2018年2月,晓菲放寒假后来到母亲打工的餐馆做服务员,由此认识了王某。王某也在这家餐厅做服务员。2018年4月28日,晓菲到北京找母亲,就在那一天,王某向晓菲表白并遭到了拒绝。


晓菲:他说他喜欢我,想让我跟他在一起,我当时就直接拒绝了,然后我就跟他说,我说我有男朋友,而且我也不喜欢你,当时他也是表示接受了我的拒绝,就说行,那好吧,那我们还可以做普通朋友。

行为疯狂 曾对女生实施猥亵

晓菲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却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端。这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开具的一份受案回执,是晓菲遭遇王某猥亵之后去报案的凭证。事发于2018年4月29日,也就是王某向晓菲表白遭拒后的第二天。据晓菲回忆,当天晚上在打工的餐厅附近,王某阻止晓菲回到住处,并且拿走了她随身携带的手机和钱包。

晓菲回忆,当晚王某的状态非常疯狂,让晓菲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再次遭到晓菲拒绝后,王某恼羞成怒,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将晓菲带到了一个地处偏僻的停车场,对她实施了猥亵行为,直到凌晨四点,晓菲的母亲和同事才找到了她。

晓菲:我母亲当时看到我那个状态,我的手和胳膊被他控制了一晚上,整个手和胳膊上面都肿起来了,还有瘀青之类的,我浑身都是土,我母亲可能就是猜到了,我就跟我妈说,什么都别说,你赶紧送我回家吧,因为家是我的安全区嘛。

不堪骚扰 女生一家多次报警
对晓菲来说,家就是她的安全区域,是可以避风躲雨的港湾,但是王某却轻易地逾越了这条安全线,三番五次闯入到了晓菲的家里和她就读的学校,因此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摆在了一家人的面前,面对这样一名入侵者,他们该如何应对?


这是河北省涞源县乌龙沟乡派出所的报警登记表,记录了王新元一家曾经在2018年5月到7月之间,曾因王某骚扰而报警的四次记录,不仅如此,晓菲就读的学校,还专门制定了针对王某的应急预案。那么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王某究竟做了什么,让一家人甚至是晓菲的学校都处于严阵以待的状态?

2018年4月30日,晓菲与赵印芝从北京回到了河北老家。而王某通过餐厅的同事打听到了晓菲一家的住处,于2018年5月1日,一路追到了晓菲的家里。


王鹏:他一直要见我妹妹,我们家不同意,最后我们就把他送到了乌龙沟派出所。

据王鹏说,虽然经过派出所的调解,依然没有对王某起到作用。五一假期结束,晓菲回校上课,王某又追到了她的学校。

晓菲:他前后去过我学校两次,第一次去的时候,就在学校里面乱晃荡,刚好就碰到我了,我当时也是自己一个人面对他,一看到他就感觉很害怕,我当时给我父母、给我朋友联系,让他们过来救我。

接到电话后,家人立即把晓菲带回家里,第二天一早,也就是2018年5月17日,一家人再次来到乌龙沟派出所报警,晓菲的家人还录下了报警时与民警的对话。

赵印芝:三次了,一忍再忍。

王新元:三次,四次也够了。

赵印芝:第一次在北京。

王新元:第二次就是上家来。

民警:这次咋找着你的小姑娘?

赵印芝:他在学校的门口、上课的门口堵着。

民警:为啥啊?处对象有同意有不同意的。

王新元:不是那么回事,这小子跟疯子一样。

民警:这你得上学啊,不能光在家里待着。

赵印芝:怕被抢了去了。

民警:抢什么抢,不存在有抢的问题,这个到时候你给110打电话。


一家人从派出所回家后不久,王某再次闯入他家。根据报警案件登记表记录的内容,当时“王某持刀到王新元家要求与其女儿见面,双方发生口角纠纷”。

警方赶到时,王某已经跑到了附近的山上。当晚,惊魂未定的一家人不敢再待在家里,住到了涞源县城的一家宾馆。


当一家人返回家里后,王某又来滋事。根据警方的报警记录,“王某到王新元家称自己若见不到王新元女儿,就在王新元家服毒自杀,王新元报警后,王某逃离。”据王鹏回忆,王某逃离现场后,还给王新元打了一个恐吓电话。

王鹏:他给我父亲打电话,对我父亲进行了谩骂,并表示已经彻底激怒了他,他说以后也不会对你家进行骚扰,也不会再纠缠我妹妹了,他说再次来的时候,就是你一家全死的时候。

王某三番五次到晓菲家里滋事,对一家人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晓菲在家的时候不敢睡在自己的卧室,每晚都要换到杂物间、储藏室等不同的屋子。王鹏跟朋友借了两条狗,家里还安装了监控和报警装置防备王某的突然侵袭。晓菲的学校设计了一个专门针对王某的应急预案。


那么王某为什么要用这种极其偏执,甚至是涉嫌违法犯罪的形式来追求晓菲?难道是两人曾经有过经济上的纠纷,或者是晓菲曾经对王某有过感情上的承诺吗?

晓菲:网络上记者都对双方进行了采访,他父亲说我骗了他家孩子钱,他孩子来到我们家要钱,我们家不给,所以他才一直来纠缠的,这个话根本就是血口喷人,无中生有。

据王鹏说,在几次遭遇王某侵犯的时候,一家人都选择了报警,从没有和王某产生过肢体冲突。

2018年5月17日那一次报警的时候,王鹏还问了民警这样一个问题。

王鹏:他要是打俺们,俺们要是失手打了他,这怎么办?

民警:打人家干吗?

王鹏:他打咱们,咱们不还手呗?

“还手还是不还手”这个问题在时隔不到两个月后,以一种非常紧迫的形式摆在了一家人的面前。

近两月后 持刀夜闯女生家遭反杀
自从2018年5月29日,王某从王新元家离开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露面,这让王新元一家一度以为王某已经放弃了对晓菲的纠缠,时隔不到两个月后的一个深夜,王新元家院子里一阵异常的响动,让一家人放松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2018年7月11日晚上下着小雨,王鹏没在家,王新元、赵印芝和晓菲早早的就睡下了。十一点多,家中的狗突然叫了起来。

晓菲:听到狗叫,我父亲就惊醒了,然后拉开窗帘往外看,就看到他翻墙进到我们家来了,当时我父亲就特别着急,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就冲出去,还跟我说让我打电话报警。


根据报警记录“2018年7月11日23点06分,报案人赵印芝打电话称王某来到我家,对我一家进行殴打。”


晓菲回忆,报警后她来到院中,王某立即将打击目标对准了她,父母让她回到屋里躲避,而等她再次出来的时候,王某已经倒在了地上,因此究竟是谁,是哪一个动作对王某造成致命打击,她也说不清楚。

而根据警方调查的结果,事发当晚,王某手持甩棍水果刀翻墙进入王新元家,与一家人发生肢体冲突,冲突期间,王某使用甩棍、水果刀致晓菲腹部、赵印芝手部、王新元胸腹部、腿部及双臂受伤。晓菲使用家中菜刀的背部击打王某背部,王新元使用木棍、铁锹击打王某,并使用菜刀劈砍王某头颈部,王某倒地后,赵印芝使用菜刀劈砍王某头颈部,王某颈部受伤严重死亡。经鉴定,王某符合颅脑损伤后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2018年7月12日,涞源县公安局对此案立案侦查,王新元、赵印芝和晓菲被刑事拘留。2018年8月18日,王新元、赵印芝被涞源县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如何判断“正当防卫” 专家详细解读
这一案件经过媒体传播,讨论的范围从王新元所在的村庄扩大到更广泛的舆论场,讨论的内容也从具体的案件延展到相关的法律问题,比如什么是“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如何来判定“防卫超出了必要的限度”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的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司法实践中,通常将这一条款规定的情况称为“正当防卫”、“防卫过当”和“特殊防卫”。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阮齐林:正当防卫通常它的成立的条件是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前提条件,就是有没有发生不法侵害,或者有没有遭到不法侵害的攻击,这是前提条件;第二个条件就是遭到了不法侵害的攻击,具备了前提条件以后,那么就是适度不适度。

而对于发生在河北涞源的这起案件,有专家认为,应当把2018年7月11日事发过程分成两个阶段来分析。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熊秋红:第一个阶段,这个侵害人就是深夜翻墙,而且持有凶器就进入到了防卫人的家里,他已经直接地造成了这一家三口受伤了,这一家三口他们的生命安全已经受到了这种暴力的犯罪的侵害,所以这种情况下,这一家三口无疑他具有正当防卫的这种权利。

专家: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行为构成犯罪


专家指出,这一起案件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案件发生的地点是在当事人的家里。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本身就已经构成了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规定: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阮齐林:家可以说是一个人退无可退的地方,因此我们一定要认可,作为一个住宅,一个家,它对人的庇护作用。庇护作用意味着什么?这是一道防线,是不允许突破的,突破了就认为这个侵害是升级的,是打破了我们一个人与人之间重要的秩序和禁忌,什么禁忌?未经许可,不允许闯入他人的住宅。

检方建议解除羁押 警方没有采纳
在这一阶段,赵印芝曾经有一个用菜刀连续劈砍王某颈部的行为,这也是案件引起普遍争议的一个焦点。如果说正当防卫针对的应当是“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那么王某倒地后能不能说明不法侵害已经停止?赵印芝这一行为是否超出了防卫的必要限度?对于这一点,办案的公检两方似乎也出现了不同的意见。


在王新元、赵印芝被羁押期间,涞源县检察院曾向涞源县公安局发出一份变更强制措施的建议书,检察院经审理认为,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赵印芝,理由是其行为具有正当防卫性质,变更强制措施不至发生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因此建议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赵印芝变更强制措施。


而根据警方对这份检察建议的回复来看,涞源县公安局认为不宜采纳这一意见,理由之一是“受害人王某倒地后赵印芝在未确认王某是否死亡的情况下,持菜刀连续数刀砍王某颈部,主观上对自己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持放任态度,具有伤害的故意,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

那么赵印芝的行为究竟有没有超出防卫的必要限度,应当如何来考量?专家认为,对于防卫是否超出限度,以及如何判断侵害是否停止,要从人们的日常生活经验出发,并且要根据当事人当时所处的状况来进行分析判断。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熊秋红:因为我们从日常生活经验出发的话,那我们是不是还会担心,这个侵害人他虽然倒地了,他会不会再次起身,或者是说他再利用其它的工具来继续进行侵害的行为。

认定相对复杂 类似案件如何认定
即便一家人的防卫具有正当性,但是从案件的结果来看,王新元一家虽然有不同程度的受伤,却造成了对方死亡的严重后果,这是否是认定“防卫过当”的一个因素?法律中对于防卫过当的认定是指“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司法实践中,“重大损害”的认定比较好把握,但“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的认定相对复杂。

最高检发布四个典型指导案例

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涉及的四个案件都是有关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的典型案例。

备受关注的于海明案件入选其中,在这一案件的论证过程中有人提出,于海明本人所受损失较小,但防卫行为造成了刘某死亡的结果,二者对比不相适应,于海明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论证后认为,不法侵害行为既包括实害行为也包括危险行为,对于危险行为同样可以实施正当防卫。认为“于海明与刘某的伤情对比不相适应”的意见,只注意到了实害行为而忽视了危险行为,这种意见实际上是要求防卫人应等到暴力犯罪造成一定的伤害后果才能实施防卫,这不符合及时制止犯罪、让犯罪不能得逞的防卫需要,也不适当地缩小了正当防卫的依法成立范围,是不正确的。

另一起入选的朱凤山故意伤害(防卫过当)案件

朱凤山之女朱某与齐某系夫妻,朱某于2016年1月提起离婚诉讼并与齐某分居,朱某带女儿与朱凤山夫妇同住。齐某不同意离婚,为此经常到朱凤山家吵闹。4月4日,齐某在吵闹过程中,将朱凤山家门窗玻璃和朱某的汽车玻璃砸坏。朱凤山为防止齐某再进入院子,将院子一侧的小门锁上并焊上铁窗。5月8日22时许,齐某酒后驾车到朱凤山家,欲从小门进入院子,未得逞后在大门外叫骂。朱某不在家中,仅朱凤山夫妇带外孙女在家。朱凤山将情况告知齐某,齐某不肯作罢。朱凤山又分别给邻居和齐某的哥哥打电话,请他们将齐某劝离。在邻居的劝说下,齐某驾车离开。23时许,齐某驾车返回,站在汽车引擎盖上摇晃、攀爬院子大门,欲强行进入,朱凤山持铁叉阻拦后报警。齐某爬上院墙,在墙上用瓦片掷砸朱凤山。朱凤山躲到一边,并从屋内拿出宰羊刀防备。随后齐某跳入院内徒手与朱凤山撕扯,朱凤山刺中齐某胸部一刀。朱凤山见齐某受伤把大门打开,民警随后到达。齐某因主动脉、右心房及肺脏被刺破致急性大失血死亡。朱凤山在案发过程中报警,案发后在现场等待民警抓捕,属于自动投案。


一审判决认定,朱凤山的行为不具有防卫性质,不属于防卫过当。


检察机关二审审查认为,朱凤山的防卫行为,在防卫措施的强度上不具有必要性,在防卫结果与所保护的权利对比上也相差悬殊,应当认定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依法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朱凤山故意伤害(防卫过当)案涉及民间矛盾,这起指导性案例针对的是防卫过当问题,明确指出在民间矛盾激化过程中,对正在进行的非法侵入住宅、轻微人身侵害行为,可以进行正当防卫,但防卫行为的强度不具有必要性并致不法侵害人重伤、死亡的,属于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在这一起指导性案例中,检察机关对“防卫过当”的认定进行了阐释:如何认定“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应当根据不法侵害的性质、手段、强度和危害程度,以及防卫行为的性质、手段、强度、时机和所处环境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检察机关认为:民间矛盾引发的案件极其复杂,涉及防卫性质争议的,应当坚持依法、审慎的原则,准确作出判断和认定,从而引导公民理性平和解决争端,避免在争议纠纷中不必要地使用武力。

回到河北涞源的这起案件,案件在法律层面所引发的各种争议,还需要司法机关给出答案定纷止争。而对于案件的双方来说,一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另一方王新元和赵印芝目前关押在看守所,取保候审的晓菲已经休学,她常常自责,认为一切因她而起,但对于“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曾面临的冲突,从而避免悲剧的发生?”这个问题,却无法给出答案。

晓菲:我们是没有办法才去反击的,而且我们当时也没有想结束他的生命,到现在我也觉得,他再怎么不对,他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源:央视新闻、上游新闻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新浪新闻」,搜索「xinlang-xinwen」即可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19-3-21 19:59 , Processed in 0.084836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