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前线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前线论坛手机版

查看: 28|回复: 1
收起左侧

[文学原创] 《记忆中的老屋》是风雨交加时的避风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1 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记忆中的老屋

作者:清晓晨曦

朗诵:月 晴

编辑:一 男

         每当我回到老屋,就让我想起了在老屋那儿度过充满情趣的童年和青葱岁月。老屋曾是我风雨交加时的避风港,也是我成长和学习的乐园,它承载着我多少童年的故事和生活。老屋是低矮的三间土坯茅草房,红松的窗棂,红松的屋门,窗台也是红松方木的。开门进屋,外屋中央是一盘石磨,东西有两个锅台,两口十印的铁锅。东锅台边还有一个砖砌的火炉。外屋第三根檩子上面还有一排燕窝,东西两屋有两铺火炕和几个木箱、立柜。东屋八仙桌上还有爸妈结婚时买的一架精美的座钟,再就是靠着西边板杖那儿摆着一台缝纫机了。老屋虽然不大但光线充足,阳光进屋后,屋内温馨祥和,特别有家的味道,我就是在这儿呱呱坠地的!

       自打我记事起,我就知道老屋的周围都是果树,最多是李树,几棵沙果树,还有四棵山梨树。风雨沧桑,岁月如歌。如今老屋的园中只剩下一棵风烛残年的梨树,年近八旬了,它见证了我家的风雨历程。每每看到它就让我想起在斑驳岁月里的时光。每次忆及那些留存在童年光阴里的故事,依稀如昨。

        我听父亲说这些果树是爷爷栽的。当时爷爷想让他的孙儿们有果吃,日子过得像果一样甜美,同时心里还能想着他。我没有见过爷爷,我出生时爷爷就过世多年了,只见过“良民证”上爷爷泛黄的照片,可我心里始终感怀他老人家,尤其是看到这片果树。

        春临老屋,老屋的身影逐渐被掩藏在花海里。李花怒放树树白,梨花胜雪春春开;樱花红,杏花香,浅白深红,一一斗新装。在花开时节,蝴蝶、蜜蜂、燕子也不负好春光如约而至。蝴蝶蜜蜂竞相歌舞,果林就是它们的天堂。燕子筑巢、孵卵、进进出出穿梭在芬芳中,那时老屋的门窗一直是敞着的,就怕燕儿晚上回不了家。我听老人说:“燕子不进苦寒门”,当时我就有点懵懵懂懂,稍大一些才明白,喜鹊报喜,巧燕归来。

       在那个年代,大家都忙着在生产队挣工分,而我父亲身体不好,十月九病,一年挣不了多少工分,口粮能分回来就不错了,工分粮就别奢望了。要是遇到瞎年头,粮食欠收,不够吃,妈妈就经常做小豆腐,“纯绿色的”,要比现在市场上卖的更天然,可是我就是不爱吃。说起来,还是老屋园中的果子是我的最爱。

         暑假后,几种李子次第熟了。早晨的果树在朝阳的映照下,叶子青翠油亮,嫩黄的李子染上了淡淡的露,在光晕下水灵灵的,饱满圆润,如黄色的水晶球,玲珑剔透,形态美艳,一颗颗,一串串,压弯了枝头。中午放学后,哥哥和我爬上李树,专门摘最高枝头的大李子,嫩黄色的,外面还有一层淡淡的白霜,这样品质的,没有虫,而且甜,够不到就用网兜。边吃边往衣袋里装,给爸爸,给妈妈还有弟弟,这也许就是一种真诚的爱吧!这样的李子没熟透,酸甜,特开胃。我们吃个大半饱,在妈妈多次催促后才回家吃午饭。星期六下午,全家总动员,哥哥爬到李树上晃树干,我和姐姐、弟弟、妈妈、爸爸在树下撑起塑料布,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金黄的李子从空中倾泻下来,砸在头上、肩上,胳膊上,“哎吆!哎吆!真疼!下冰雹啦!”接着发出来哈哈的笑声。装满一个个柳筐,一个个背筐……星期天凌晨三点,哥哥推着装满李子的独轮车,姐姐、爸爸前面拉着车去三十多里远的城里。那时卖点东西就像做贼似的,因为公社明令禁止。“做买卖那是投机倒把,走资本主义道路”,要被割尾巴的。冒风险的钱可以补贴生活,给我们买衣服、买鞋子、买学习用品……是果树给我们生活带来了好运和生机。清晨地上落了一层各色果子,我们捡起,送邻居,送朋友,不好的就喂猪。家里的两个大花猪吃起果来不嫌脏,不怕虫,头也不抬,咯嘣咯嘣地吃个不停。剩下的果,我们也不浪费,晒果干、果片。我们把大红袍李子晒干,把不吃的沙果晒片,冬天再吃。果干、果片是那时的珍馐美味。攒李子核也有很多乐趣————背李子核,藏李子核,砸坑,打瓦……最有创意的是用水李子做罐头。把挑选出上好的李子,用水洗干净后,上锅蒸熟,然后装瓶,撒上糖,密封好,等到啥果都没有后再吃。静心以待,半个月后剪彩了,又酸又杀舌头,难吃死了,最后还是都倒了。

         园中的果树就像是我儿时生命中的伙伴。

         园中有三十多棵盘口多粗的李树,我们在树荫下放上板凳,铺上木板,垫上被子,在哪儿睡午觉,读书,看画本……高考前我还在树荫下读英语。老屋的后窗正对着沙果树,晚上渴了,开开窗摘几个新鲜的沙果吃,心里美美哒感觉特别甜、特别爽。老屋和果树让我今生难以割舍和忘怀。仲夏的一天下午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足足下了二十多分钟,把果树给打惨了。青涩的小李子和残枝碎叶埋在冰雹下面,冰雹融化后,我看到此情此景泪水流了下来。之后,三年果树几乎没结果。后来我离开家乡去读书,岁月就这样无情地让一棵一棵的李树老去了。

        老屋,果树我记忆中的港湾和伙伴,在那个年代给了我快乐,丰盈了我的智慧;教我懂事,教我感恩;滋养我的身体、润染我的心灵;帮助我走向了美好的未来。


作者简介

       清晓晨曦,1970年生,吉林省白山市人。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教师,文学爱好者。微信号:fszf696570456。发表的作品有小说《雪野苍生》、《风雨任平生》,诗、散文、散文诗等。


朗诵者简介

        月晴(微信:doudou154924)吉林延边人。喜欢恬淡与简约,愿用温暖的声音传递世间的美好,用真挚的情感伴文字熠熠生辉!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乐桦之声」,搜索「jiangnanyu19」即可关注。  

发表于 2018-12-12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19-1-24 16:39 , Processed in 0.091967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