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前线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扫描二维码

查看: 26|回复: 0
收起左侧

[其他] 在咏哥身边的日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0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1

每次录完像,我们就会跑去他化妆间,在他的沙发上横躺竖卧着。他就一个人蹲在一边给自己擦鞋。我说“李师父,你怎么总擦鞋?”他说“你懂啥,主持人的皮鞋必须得擦干净,要不然你站在台上,人家观众就不听你说什么了,光看你鞋了。”说完,他把擦完的皮鞋装在鞋套里,开始叠裤线。

 

2

 在台里,六加一的老导演都会叫他“李师父”。这个“师父”并不是“师长”的意思,而是司机刘师父、厨师王师父、瓦匠赵师父、主持人李师父那个“师父”。大体意识就是说李师父,前期我们都忙活完了,又到了你吃苦受累站台现眼的时候了,走你吧,台上请了。

有一次,录一挡新节目的样片,录了8个小时,他就在台上站了8个小时。录完了还跟我们显摆,说“你看你们一个个熬得脸都跟烂桃似的,你们看看我,我厕所都没去过,你们谁行?”这不就一老小孩吗?

我说“我们真不行,你最厉害,内什么,你回化妆间擦鞋的时间到了。”

 

3

二零一四、一五年。他每天健完身就会来工作室和我们开会。我说你不是去健身了吗?怎么健完身还穿得跟要走秀似的?他说你懂啥,现在是新媒体时代,出门就是直播。有一次,他又穿得光彩照人的来工作室开会,一进电梯就让一快递小哥给认出来了。“你是李咏吧。”

咏哥说:“是我,是我。”

“那就是你了,27楼,就你们屋有个快递,你给搬上去吧。我就不上去了。”

…… ……

我就不在这里给大家描述他穿着一身走秀款,捧一大纸箱子推门进工作室时脸上丰富表情了,大家各自自行脑补吧。一个墨镜腿都不在耳朵上了。

                                                          

4

那段时间他经常和我们开会,每每对节目设计有分歧,他就开始和我们打嘴仗。我最近几年看《奇葩说》,我敢说在节目里辩手们所有的辩论技巧,他都在我们身上用过。李师父,最近一年,你也不来和我们开会了,我们这抬杠技巧都生疏了。

除了业务上他较真外,其它方面,他这人特好糊弄。平时工作餐给他份土豆丝就行。每次在公司叫外卖,我们点点鱼虾肉蛋,就给他点份土豆丝。每次他还都吃得挺开心,他就爱吃这个。有的时候我们吃得太好了,觉得有点对不住他了,就给他再点份酱牛肉。菜一到,我们一人一筷子,他也就剩点酱油了。“咏哥,你别总吃土豆丝,你用这酱油再拌点饭。”这话像是崔萌能说出来的话。

 

5

他有一回请大家伙吃饭,开了瓶洋酒,结果天太热,冰块加多了,酒没喝完,就给存餐厅了。之后,公司的几个酒腻子就一直惦记着,总觉得这瓶酒是我等一项未尽的事业。在一个微风拂面夜晚,几个人找了个不可理喻的理由,到底还是去那家餐厅把他那瓶酒给喝了。喝时还给他录了段视频,说,“咏哥呀,再过小半年就是你的生日啦,我们提前给你庆祝一下,为了表示几日不见对你的想念,我们……把你的酒给喝了。”之后几个恬不知耻的家伙,还嬉皮笑脸的在视频里面干杯。

对了,才想起来,我办公室抽屉里还有一条烟,是我去年从他那顺的。

 

6

不忙的时候,他大多都宅在家里。读一些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书,看完了,就爱给我们讲。记得有回给我们讲改革开放,我说实话,我是真困。他说泽林是不是困了?我说没有,我说您还是说昨天那个解放战争吧,那个我更有兴趣一点。

就这样,慢慢的,我从一个半文盲,到现在了解这么多国计民生、股市黑幕、贸易壁垒,并触类旁通、心怀锦绣,已经达到了见谁喷谁世所罕有的程度,这其中好些的硬知识点都是他给提供的。

他曾梦想着自己能有时间去国外访学,我心说拉倒吧,你知道的已经够多了,咱忙点正事儿吧,眼看要录像了。

 

7

有一回,他去浙江录《熟悉的味道》。碰巧赶上我刚录完像不忙,就跟着去了,也为了顺便去学习学习人家团队是怎么录真人秀的。在这许多年里,我很少和他一起出差,那是唯一的一次。那期节目录汤唯,第一天早晨七点开始,录到晚上九、十点。不管在哪,他也还是老样子,忙完了,就宅在酒店的房间里。我说李师父,你别擦鞋了,先吃饭吧,你的土豆丝都快凉了。结果他跟酒店要了针线,在那自己缝袖扣呢。

我当时就想,崔萌和姚远给咏哥当经纪人实在太省事了,啥也不用管。出差跟旅游似的。这俩人也真对得起我这句话,当天晚上,俩人把咏哥往酒店房间里一扔,门一关,带着我出去找地方喝酒去了。

 

8

他和哈姐是我见过感情最好的一对夫妻,不管白天多忙,每天早晨,两个人都会围坐在家里的一张小圆桌旁,喝杯咖啡。我分析,当时,咏哥也一定给哈姐讲的是一些从书上读到的国计民生、股市黑幕、贸易壁垒芸芸,但哈姐一定是不犯困的。那张小圆桌旁有一扇窗,阳光会透过玻璃照在他俩的脸上。

有段时间,咏哥很想去美国陪女儿读书。并始终觉得他未来的女婿是他年迈时最大的敌人。他无数次的幻想着自己见到他女婿的那一时刻。我丝毫不怀疑,如果能给他一台机关枪,他会对那个要带走他女儿的男人进行长达五分钟的持续扫射。

 

9

       写到这里,其实我已经泪流满面了,但我很希望大家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并不要像我一样悲伤,我希望大家在知道了他的这些生活工作中的小事后,脸上会有一点微微的笑,有一种心理的满足感。因为这十几二十年中,这位可爱的李师父在荧屏上一直希望带给观众的就是欢笑,和心灵的慰藉。

 

在中国综艺市场,咏哥是先驱,时至今日,在我眼中,他依旧是位开拓者。如今,我们的确失去了他,失去了他对中国综艺市场敏锐的触觉,但从他身上学到的本领,会让我们一点一点成为他。我也好,公司的各位同仁也好。会加油。

 

哭一天,要是让他看到,他肯定又得笑话我。

对了,明天开始好好穿衣服,总说我不会穿衣服?搭衣服,不超过三个颜色,对吧?李师父。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酷小娱」,搜索「coolechina」即可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18-11-15 10:10 , Processed in 0.069540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