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前线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扫描二维码

查看: 88|回复: 2
收起左侧

[其它] 故事 疾风知劲草路遥知马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8 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岗山文化 于 2018-8-28 06:11 编辑

     故事 疾风知劲草路遥知马力                                                 隋建国
    提起“疾风知劲草”“路遥知马力”这两句名言都知其含意,对其中的来历大多人还不太知晓,这里笔者把所闻奉献,有兴敬请不访瞅上几眼,看其是否与您所知有所差异。
      相传元代有亲如手足的倆同窗好友,名叫路遥和马力,两个同年同月生,只不过是那马力早出生几天就占了个当哥哥的便宜。这两个人家中都是当地有名的大财主,家有万贯吃穿不愁。双方老人唯一的盼望就是孩子能光宗耀祖,不惜重金送路遥和马力进学堂,求取功名。
      说来也巧,路遥和马力虽说不是一母同胞生的孪生兄弟,可个性爱好一模一样,特别那过目不忘的记忆令历任先生惊叹。待他倆十五岁那年,马力家中不幸遭遇天火,人畜全丧身入火海,唯有马力不在家才幸免遇难。
家境的突变使马力失去了继续求学的机会,一个月后,马力含泪告辞学堂,时任的先生尽管舍不得,可又无能为力,就由他去吧。路遥拦住了马力,说什么也要留下他,说有自己的饭吃就有他的。马力心里想尽管他们两家属世交,可自己的父母亲不在了不能再连累人家了,再说这还是路遥一个人的主意,一个孩子家说话不顶用。马力执意要走,路遥就极力阻拦,说你要是走了那我也就不念了。马力知道路遥的脾气他是真能做得出,要那样大家不都是怪罪自己吗?实属无奈马力只好暂且留下,可心走已决。当时按路遥的意思是等他征得父母的意见后,再做打算,如果家中不同意就用自己的费用养活两个人。
    接到路遥的信,他的父亲就急火火地赶到了学堂,狠狠地批评了马力,说:“你的父母不在了,还有我们呢,你太少看你大伯了,你要是弃学走了我这张老脸往哪搁,再还有什么脸见人!”临走老人将两人的一切都安排好,说:“你父母亲不在了,我们就是你的爹妈。”并一再的嘱咐,今后什么都不要管,只管用心读书。又说:“孩子,你一定要争这口气啊,等书念好了有了出息,你在天之灵的父母也会含笑九泉。”
       从那以后,路遥家就是马力的家,两人吃住在一起,写诗绘画,吟词弹琴,形影不离。家人们都称马力为大小爷,称路遥为二小爷,不摸底细的人都认为他们倆是亲兄弟。
      转眼三年过去了,乡试县试马力从秀才到举人十分幸运,而不比他差的路遥却一次次名落孙三。马力好心相劝,多方鼓励路遥不能灰心,一年不成就等两年,心诚事成吗!可路遥心中明白:这可能是天生的命啊!虽经马力三番五次苦口婆心的好心相劝,到后来是瞎子点灯白费了蜡。
      马力和路遥都已到了婚配的年龄了,按长规,路遥的父母先为马力张罗着定亲娶媳妇,因他比路遥大理所当然。马力心中不大自在,几年的养育之恩他对路家实在是感恩不尽,如何来报答还未着落,多次在二老面前推托先给路遥成亲,这样自己心里才觉踏实。可好话说尽,那嘴皮要是铁的也早就磨透了,这不就在花轿快进门了他还跪在堂前,最后二老拿起了家法命家人抬到后堂硬给换上新衣。
     再说那天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进了门,拜天地拜高堂都按老路家的一套规矩办,人客满堂,喜气洋洋,都羡慕这慈祥和蔼的家庭。婚宴从中午一直持续到晚上,客人们都早已离去,家里家外的佣人也因多日的忙活累了大多安歇去了。此刻的马力心中老觉不快,虽是大喜事可总觉得不对劲,借着烦恼和路遥狂饮,想来个一醉方休,忘掉一切。二人对诗划拳,大杯畅饮,已不知来了几个回合,此时的马力眼也有点花,看什么东西都是双的,可他觉得这样好,心里明白,醉了。他仍拿过一个大杯要和路遥比个高低,路遥很爽快,说:“好,不过咱们得有个条件就是今这新婚的一夜必须由我路遥进洞房。”“什么?你进洞房!”“对,是我。”路遥指着自己并故意把“我”咬地相当清楚。开始马力醉意正浓没有当回事,可这一次他那酒劲全没了,以为路遥喝多了,把他的话当了耳旁风,就随口应了句:“行,咱们弟兄倆还分什么彼此,你去得了。”路遥拿起大碗“够兄弟,弟弟先干为敬。”话刚完就举杯一饮而尽,说着就要朝洞房那边走。马力心想,这闹话可以说,你路遥还能动真格的不成。就起身将路遥拉回到座位上说:“慌什么,天早着哪,快喝。”接着便倒上了酒,二人继续又喝了起来。刚喝了两杯,路遥又要起身被马力按住又倒上一大杯,一边喝一边说:“你别以为我喝多了,说句笑话可以,你还当真的?”“马力你别不识抬举,我是信任你才这样做的。”说着那前倒后仰的身子离开了酒桌,那嘴里爵着一口还没有咽下去的菜唠叨着:“今晚你让也得让,反正我非去不可,谁叫咱们是弟兄的。”那马力慌了神,跟在那路遥后边眼睁睁地看着他进了洞房插上了门,马力向周围看了看还好没人。常言道朋友之妻不可欺,何况同路遥还是多年亲如手足的兄弟。此刻马力心中又恼又恨,恼的是不该把路遥的话当成酒话,恨的是这些年没有看透路遥的心,好的一点家人们都睡了,没有人看见,要不这成啥事呢?这真是知人知面难知心哪。那路家的用心原来在这里,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还不如先让他结婚,免得受这份恶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人家家里过日子就委屈点吧。他回到原前两人的住处,倒头就哭,还不敢漏声色,生怕佣人们知道,那眼直钩钩地瞅着屋顶,呼哧呼哧地喘粗气。
    次日一大早,路遥回了,又说又笑,看起来像什么事情都有发生过一样。躺在床上生闷气的马力对路遥视而不见,任凭路遥使尽花招斗乐,一理不理。后来看马力仍是不乐,路遥就再也不说不笑了,上了他的床睡过去了。马力瞅了一眼,暗自道:“看把你累的。”
    话说又到了晚上,头一夜一直生闷气没合一下眼的马力实在困了,刚要躺下就被路遥揪起拥出门外说:“到你的新房去吧。”就关上门。马力没精打采地进了洞房,眼没朝一下新娘就穿着衣裳躺在床的一边闭上眼。他嫉妒,但又不能怪罪新娘,因她不知真情。
      “郎君你昨晚看了一夜书,倒背着身子我连你的脸都没有看见,今天又一句话不说,是不是为妻有过错?”原本心中一直乱得很嗡嗡作响的头消失了。马力明白了,原来是好兄弟对自己的激将法呀。事到如今他不能向妻子道明真象,只说了句:“我困了,睡觉吧。”就息了灯。
      三年后马力进京应试,金榜高中头名状元,他的才华得到了当今皇上的赏识,一年后被封为礼部上书并在京城赐封尚书府一座。马力得志不忘路家的恩德,
      上任不久就专程回乡探亲,打算把路家老小全接到京城养老送终。那舍不得故土的路家人说什么也不肯离开生养他们的那片沃土,在他们看来马力只要心里有这个家就心满已足了。
      天有不测风云,好端端的路家在几年后的一天也突遭遇一场大火,整个路府片瓦未存。碰巧那天路遥和他年迈的父母一同到他岳父家中庆寿,才躲过了这一劫难。原本吃穿不愁的路家一时失去了生活着落,家中人几次想进京求助马力接济,可路遥怎么也不好意思,就这样在众乡邻们的赞助下勉强熬过了一冬。待来年开春,路遥看辛勤一生的二老实在有点撑不下去了,才东凑西凑弄了几个盘缠进了京。
      不亏是天子脚下,那堂堂正正的尚书府要比当初自己的那个“府”真是好百倍千倍。路遥几年没同马力见面,本以为兄弟俩一定有说不完的话,可使他反感的是见面后那马力只简单的把家中的事问了一下,说有公务不能奉陪,让路遥在这多住几日,就离开了。起初路遥还真以为当大官的忙,总盼望着马力再来看他,弟兄俩啦啦呱叙叙旧。可一日又是一日总不见马力来,尽管每天吃住都有专人服侍,但心中老觉不是个滋味,因他是来求援的家里还有等饭吃的呢。想出去看看吧就有人随从出门,想去哪里就到那里。就是每当问起跟随的人要见马尚书回答都是一句话“大人交代过,不要想家,安心住,该来的时候大人一定回自来的。
      一个月过去了,一年又过去了,路遥还是没有见到马力。一日他实在憋不住了,心中十分恼火,又摔盆子又砸碗,认为这么一闹腾马力一定回来的。可东西破了马上又有人给换上新的,那些下人们非但不责怪而且相反伺候的更耐心。不见马力不吃饭当然也不行,那些下人们要受惩罚的那好连累人家。走这一招更行不通,自己出不了门,都说是大人的吩咐的。
    好酒好饭吃着不香,好铺好盖睡不甜,他牵挂家中的妻儿老小,不知现在是否还在人间。路遥对马力恨透了,他太忘恩负义了,认为有什么为难之处不见我不要紧,总得让我回家看看吗?这么长时间那家里的人不饿死才怪呢!罢、罢、罢,就如此这般的向身边伺候他的人把他弟兄俩的一切一切都倒了出来,想得到他们的谅解放自己一马,可这些人那敢呢!实属无奈,他吃饱了睡,睡足了耍,这样的日子路遥一直过了三年。忽一日马力上门来了,路遥刚要开口大骂被马力摆手止住说:“路弟你不是急着要回家吗?为兄也不挽留你了,这里有几吊钱你拿着就回去吧。”说完就出了门。路遥本想当面臭骂一顿,发泄多日的气愤,可还没等开口人就走了,心中倍感委屈,一气之下离开了尚书府。出了京城,路遥把手中的钱一数才八吊,紧够返回的盘缠,他更家恼火,暗骂道:“这堂堂的马尚书太小气也太不够意气了。我不要你的这几个臭钱,要着饭就是爬我也要回到家里,从此以后我不认识你这个兄弟。”说着将那钱扔到路边沟里。
    月余的跋涉,路遥终于回到了家。他摸出了汗烟袋在村头蹲下,一边抽烟一边整理长满灰尘的衣服和头发,无意中看到了前方一高大的厅台楼阁。“唉!是见山市了?”“不能,大概是在京城呆久了,看旧房子也是楼,是虚的。”当他用袄袖子擦了下眼细看,眼前的一切不整是那马力的尚书府吗?路遥一时傻了,怎么邪门了,好不容易脱离了那个“马狗窝”怎么一下子又回来了呢?他气又上来了,非要同马力评个理以泄心头之火。他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到楼阁前又迷糊了,左转右看这不是他家那原来被烧光的旧住宅吗?那门前没烧的那棵大槐树就在眼前,他不知所错,他费解。当一抬头见大门上方镶嵌着“路府”就更呆了。正当路遥进出未决的当儿,府内人声喧哗,只听“老爷回来了,快去迎接。”话间见他的父母和妻子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了府门,还没等路遥回过神来就在家人的搀扶下将其在后堂更换上了富贵人家的服装。
      原来路遥进京不久,马力就差人赶到路家大行土木,经过三年间的精心打造,建造了一座同京城马尚书府一摸一样的路府,随后又送来了与尚书府同等待遇钱财人物。
    看到此情此景,路遥后悔莫及,恨自己错怪了马力。正待路家合家欢笑团聚之时,忽听门外鼓乐齐鸣,不多时又听“尚书驾到!”这时路府上下百十口全集合在前厅院内向尚书施礼谢恩。马力挽着路遥的手对视了片刻,双双大笑了起来,笑的那么自然,那么开心。
    原来只从路遥离开尚书府后,马力的人马一直跟在后头,只不过有点距离而已,这次回来就是好好叙旧来的。酒宴设在正堂会客厅,酒过三巡,马力借酒送路遥一句话:“你迷惑我一宿,我迷昏你千日。”接着又亲自摘下了正堂上方的一快红布,刹时“疾风知劲草”“路遥知马力”一行金光闪闪的十个大字辉映了整个大厅,那高雅钢劲的气氛使路府上下顿时一片欢腾。马力、路遥和众人门高高举杯开怀畅饮,久经不息。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8 收起 理由
admin + 8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8-30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疾风知劲草”是汉光武帝说的。《后汉书》上有记载,说当初很多乡亲帮着草创帝业,最后留下这么几个铁杆的,刘秀赠言其中一个。

点评

祝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8-30 16: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0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良喵 发表于 2018-8-30 16:34
“疾风知劲草”是汉光武帝说的。《后汉书》上有记载,说当初很多乡亲帮着草创帝业,最后留下这么几个铁杆的 ...

祝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18-12-16 03:44 , Processed in 0.112927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