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前线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扫描二维码

查看: 73|回复: 0
收起左侧

[其它] 李政德:现实世界比作品更魔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2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2013年5月,江苏无锡市,拆迁工厂大门外遗弃的“龙”。李政德 摄



「极光photo按」


源于儿时的一次愿望,李政德开始了他的“江河行”。他重走少年时代曾经走过,但没能好好驻足观看的那条河流——资江,通过影像来弥补自己的遗憾。这看似是一种私人的记忆,但李政德的影像里还是流露出了他一贯的对当下中国城市化的关注。从资江到长江,便是中国从小镇到城市的缩影。



《从资江到长江》


摄影:李政德



20132湖南安化县,资江里的小船。



2012年2月,湖南益阳市,资江边的斗魁古塔。



2012年2月,湖南益阳市,白鹿寺里祈祷的老人。



2012年8月,江苏镇江市,街头打牌的人们。



2010年4月,湖南益阳市,从葬礼上回来的军乐队。



2013年5月,江苏无锡市,在惠山古镇休息喝茶的夫妻。



2012年8月,江苏扬州,老澡堂的泡澡的老人。



2017年5月,江西庐山,三叠泉瀑布下面的“鸭子”。



2017年5月,湖北咸宁市,潜山公园坟头上的塑料花。



2011年3月,湖南安化县,站在工地上的年轻人。



2012年8月,江苏扬州,老旅馆里的小女孩。



2013年5月,江苏江阴市,华西村农民公园里的24孝雕塑。



2012年8月,江苏镇江市,正在拍照的cosplay女孩。



2013年3月,湖南湘阴市,巷子里晒太阳的老人。



2017年5月,江西九江市,有纹身的年轻人。



2013年2月,湖南益阳市,建筑工地大门上的毛主席肖像。



2017年5月,江西景德镇,地产广告旁的建筑民工。



2011年3月,湖南安化县,乡下的葬礼。



2012年2月,湖南岳阳,洞庭湖里的船只。



从资江到长江


图/文:李政德



湖南有四大水系:湘资沅澧。我就出生在湘中偏北的资水南岸,一个叫江南的小镇。这是个只有两条主街,却有四个码头的小镇。四周群山环绕,唯有门前的资水一路东流。

 

因为是山区,陆地交通不便,人们的生活更多倚仗大小船只。记得小时候,一江之隔的外婆家就有三条船。最小的是三表哥的渡船,用于两岸交通。大一点的是表姐的客船,用于小镇到县城的客运。而我最向往的是从来没有坐过的第三条:大表哥的木制货船。每年,大表哥都要在老家装载大量的木材或竹子顺流而下,从资江下游沅江过洞庭湖,入长江。最近的航程到武汉,远的时候,一路往东直达江浙,甚至海边。


2013年湖南湘阴,木材店的大门。

 

高一时,我因病休学,终于有机会搭乘这条货轮出了趟远门。那是我第一次走出湖南。


在经过无数乡村和城镇后,我们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武汉。长时间不着岸的日子让我急不可待地跳上鹦鹉洲,走向远处的长江大桥。烟波渺渺,长河浩荡,黄鹤楼上的景象壮阔无比。除了夜过洞庭湖的神秘,印象中最深刻的是长江两岸的景象。暴雨将至的黄昏,阴沉沉的江面远处,一群深灰色的江豚不停地从水中跃出没入,再跃出再没入……


来回半月有余的水上旅程——从此成为我最难忘的青春记忆。


2013年湖南湘阴,停在路边的环境检测车。

 

后来,大表哥的木船升级成了吨位更大的钢板货轮。再后来,沿河公路通车了,人们的交通和货流不再那么依赖水运。表姐的客运航班停了,三表哥的渡船也歇了。去年夏天,货轮还在做着短途的河沙运输,今春过年回家,大表哥已经卖掉朝夕相伴的货轮,告别了水手生涯。

 

离开故乡已逾20载。每次回家,总会忆起这段少年时代的水上之旅。在2009年开始拍摄故乡的时候,我做出了重走这段旅程的决定。



1


因为少年时代的旅行愿望,

而拍摄了这组作品。



极:当初为什么想要拍摄家乡的这条河,是像文章里写的为了怀念吗?


李:这是09年开始的一个作品。那年回家拍摄故乡时,想起少年时代曾经有一段休学的时间,我跟着大表哥做了将近一个月的水手,这个经历很有意思。但是那时候总是在船上,很少靠岸,靠岸的时候也已经天黑了,而且停泊的往往是一些港湾,没有时间上岸去游玩。

 

但这次的水上之旅印象深刻。那是我第一次走出湖南,行程还挺远的,最终到了武汉。想着每年都要出去旅行,那就正好趁这个机会,用一个旅行的线索把自己当年这个旅程再走一遍,尤其是弥补当年航行没有到海边的遗憾。拍摄这个作品的初衷,就是满足自己少年时代的一个愿望吧。


20133湖南湘阴市,文庙牌坊前的小男孩。 李政德


极:《从资江到长江》这个系列好像是从2009年就开始拍摄了,你说要到今年下半年才可能完成,能简单介绍一下创作经历的各个阶段吗?


李:作品的拍摄经历了这么长时间是对我自己的一个考验。我比较喜欢在一个较长的时间跨度里拍东西,不停地在否定和肯定之间往前走。这样的长时间作业需要你有一个特别稳定的感觉,这个是我特别喜欢的,我的作品跨度都是好几年,甚至十年。因为你从一个长时间跨度里去拍东西的话,你可以知道它对你意味着什么,它还重不重要,还要不要拍,这都在考验你。这个考验其实是个完善的过程。然后你最终做完这个作品,对自己的生命有个交代。

 

拍了这么长时间以后,直到前年我才明确:这个作品和每年回家拍摄的故乡可以并列为姐妹篇。《安化》是上部,《从资江到长江》则是下部,两者统一在一个主题:“山河岁月”之下。我的老家是山区,属于贫困县,相对来说是一个很落后的地方。虽然这十年老家的变化也是翻天覆地,但比起长三角这种发达的地方落后了不少年。《安化》是从一个点上去拍摄,而《从资江到长江》是在一条线、一个面上的拓展。点和面互相呼应、互为补充。


《安化》,李政德

 

我所有的直接摄影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母题。就是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中,人们文化生活和精神状态的改变。我想通过自己的观察,去试图把握这个时代的气息。比如之前拍了十年的《新国人》。而另一部作品《东园南园》,就是从《新国人》一个特定的点拓展到了全国各地,这是一个更为普遍的面。


《东园南园》,李政德

 

作品在拍摄过程中不存在明显的阶段,一直保持着一种稳定的状态。只有在开始阶段,需要解决对新的相机新的拍摄方式的熟悉与适应。比如说我用的是哈苏单反120,必须架在脚架上拍,和之前自动对焦、手持拍摄的工作方式相差很大。这些问题在拍摄的第一年,也就是09到10年间就已经解决了。作品只是结果,更重要的是享受过程,我不想分裂生活和创作,它们应该是一起的。在13、14年的时候,我甚至有点舍不得把它拍完。



2


摄影不用刻意地强调个性。



极:前面你说到这是长时间跨度的拍摄,那么你有为这种拍摄做过一些前期的调查或别的准备工作吗?还是说就是在旅行途中看见想拍的就拍下来?


李:我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学院式的严谨。我拍东西首先是从好奇心开始,在实战中才慢慢明白要的是什么。我要同时开始好几个项目,没那么多钱。刚开始是借助出差的机会,工作之余找时间零碎的拍摄。从去年开始,没有再拍商业以后,才进入了一个更为专注的创作状态。

 

我去到每一个地方,都会去调查一下这些地方的古迹、风景和老街。因为我想一方面要表达它的变化,另一方面也要抓到它还没有变,但正要变的这种气息,你知道这些老街一直都在不停的拆迁中。还有人们的生活状态的改变,他们也是一步一步进入到城市化的过程里面,这之中还存有很多矛盾。每次旅程没有特别具体的计划,你不能给它说死了,因为旅行最好玩的地方就是意外。


2017年6月,湖北黄梅县,寺庙里还没有完工的菩萨雕塑。李政德


极:比起《新国人》,《从资江到长江》则把镜头拉得更远一些,画幅扩大,更加冷静和客观,你在表现方式上的选择有何考虑吗?


李:用120相机驾着脚架拍摄,这是一种处在大画幅的那种冷静客观和135快捷抓拍之间的一种状态,是一种很中庸的感觉。它既没有大画幅那么笨重,也没有135相机那么轻巧。


并且正方形构图本身也是直取对象,它不给你构图或画幅上的选择和转换,你不用考虑是竖幅还是横幅,没有那么多构图上的花招可选,只能指哪打哪。这都是它特别有意思的地方。



极:是的,我也觉得方形构图很有意思,它没有竖幅或横幅的那种方向性,它是均匀稳定的。那么有没哪位摄影师对你产生过风格上的影响呢?


李:这组作品里拍了很多人,在这方面我受桑德的影响比较多。他用最直接的方式,把德意志这么一个民族扎扎实实地拍了出来,我很欣赏。Alec Soth我也很喜欢,他用一种诗意的感觉去追寻美国的某些区域,是一种我们难以见到的美国味道。我觉得当人们看得太表面的时候,就会觉得你这不就是学Alec Soth吗?但如果你真正仔细看,相差还是比较大的。


Sleeping by the Mississippi, Alec Soth


在同一个时代,大部分的艺术形式,都会不约而同地有一些共性,这个没必要刻意去回避。尤其是摄影这个特殊的形态,它更不用刻意地强调自己的个性。关键看你拍的是什么内容,有没有找到一种能把这个内容表现得融洽的形式。摄影,或者说直接摄影不像其他艺术形式,非要斤斤计较于个人风格的形成,这是我觉得直接摄影区别于其他艺术创作的地方。

 

更进一步来说,我觉得作为后现代的艺术家根本不需要一个稳固的鲜明风格。形成一个标签式的固定风格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针对不同的题材会有不同的表现方式,你可以用““拿来主义”,自由地选择任何一种方式。



3


现实世界远比作品

呈现出来的更加魔幻。



极:你的作品给我的直观感受就是有一丝荒诞不经的玩味在里面,并且有很多和当下中国密切相关的元素,有种中国式的魔幻现实主义的感觉。这些关注点,或者说主题好像是你一贯感兴趣的?


李:现实世界本身已经超越了艺术的荒诞。现实的吊诡、魔幻前所未有,并不是我刻意去寻找,因为它遍地都是。你不能回避这个东西,但我也不是都盯着这一点,比如我在拍人的时候。

 

很多时候你看到一些当代艺术作品在表达这些东西的时候,会觉得它们很无力,很没意思,为什么?因为现实世界远比作品呈现出来的更魔幻。我们就已经处在这么一个状态中,无论虚拟还是现实世界,它就在那。有点像是鲍德里亚说的,照片在那儿等着你去拍呢,它说来吧,来拍我。

 

只不过这种景观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国度,会有不同的呈现方式。就像马丁·帕尔拍的世界各地的消费旅行,这种东西遍地都是,只不过他拍的是一个世界性的更具体的内容,我拍的是没那么具体的中国。


《从资江到长江》,李政德


极:随着拍摄的深入以及时间的推进,比起你最开始拍摄这组作品时,现在的感受有何变化吗?


李:没有什么不同。最重要的是你去的地方多了,经历得多了。我们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如果你不真正去行走一遍,只是通过媒体,通过间接的二手的资讯来了解你的国家是不够的。比如说你去了黄山就更能领会为什么中国的传统艺术是那样的形态。

 

作为一个直接摄影的迷恋者,很多时候其实是相机在牵引着你走。当你在拍摄的中去看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会看得更认真,更深入。好玩的地方是:你的很多经历虽然在画面里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这些生命的体验一直藏在图片背后,成为了你生命的一部分。当我回看这些画面的时候,还能感叹一声:人生其实没有我觉得的那么无聊。



4


当你长时间地拍摄一个作品,

会从中生长出别的枝丫。



极:你说作品在今年即将完成,那么你觉得作品在什么程度上才算“完成”?


李:没有那么复杂。如果是一个旅行的话,那就是把这一段旅途中的地方都走了一遍,它就算完成了。

 

反而是在特定的一个点上拍东西的时候,你很难觉得完成了。因为你总觉得还有更好的在那里。但是旅行式的拍摄的话,它有一个特别客观的标准,比较好结束。



极:作品完成以后,你的下一个计划是什么呢?


李: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出上下两部的画册,但实际上我到现在还没出过画册。我是那种更享受过程的人,过程永远比结果更好玩。因为还有不断的新东西要做,所以有很多时候,作品完成后,就扔在那儿不管了,没想着一定要出版成册,或者一定要做个展览。


最新开始的作品是《农民公园》,算是我的时代三部曲(《新国人》、《东园南园》、《农民公园》)的终结篇章吧。唯一害怕的就是钱要用完了,现在最着急的是这一点(笑)。


《新国人》,李政德


我没有什么作品是特别计划的。因为拍摄《从资江到长江》才会萌发拍摄《农民公园》。很多项目都是拍其中一个,然后延伸出另外一个。当你长时间地积累一个作品,自然而然,会从这里边生长出很多别的枝丫,甚至生长出另外的主干。




极光photo近期推出“江河影像”系列,精选国内外优秀摄影师们关于江河的作品。此系列正合极光视觉将要推出的“江河影像•个人记忆”影像征集与资助计划,激发和资助年轻摄影师关注身边的“江河”,如果你也有关于江河的作品,欢迎联系我们投稿!



采访&编辑:章文



关于摄影师



李政德,70后, 出生于湖南安化。现生活工作于深圳。

 

奖项:

2017年9月   作品《看不见的世界》获大理国际影会DIPE国际摄影联盟主席大奖

2016年11月  作品《新国人》获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刺点”大奖提名。

2013年8月   作品《新国人》获第四届中国侯登科纪实摄影大奖。

2012年10月  作品《新国人》参加第四届中国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获优秀摄影展

        奖项。

2010年1月   作品《新国人》获第四届深圳“吾城吾乡”摄影年展年度大奖。

 

攝影个展:

2017年9月  个展:《看不见的世界》。(大理国际摄影节)

2016年5月   个展:《非常现实》李政德纪实摄影展。(旧天堂书店  深圳)。

2015年8月   个展:《另一个码头》(重庆19号咖啡馆ODD艺术空间)。

2014年12月  个展:《日夜鹏城》(深圳坪山雕塑创意园)。

2012年10月  个展:《新国人》,参加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济南 )。

2012年3月   个展:“《看不见的城市》与《新国人》”( 回声书店 大连 )。

 

联展:

2018年1月   作品《新国人》参加“叩响——首届深圳城市国际影像展”。(深圳越众历史影像馆) 

2017年5月   作品《鹏城》参加“最近将来时”艺术展。(螯湖艺术馆  深圳 )

2017年2月   行为影像作品《镀金》参加"2017年2月 × 创新工场"影像试验展。 (南山区科园路软件产业基地  深圳)

2016年11月  作品《新国人(新作)》参加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2016年8月   作品《新国人》参加首届丹麦国家摄影双年展“城市与记忆”。(奥登赛Brandts艺术与视觉文化美术馆)

2015年9月   作品《东园南园》参加《进程中的作品——摄影》展。(西班牙马略卡岛帕尔马首都SOLLERIC美术馆)

2015年5月   作品《东园南园》参加“中间地带”艺术展。(北京草场地C—Space)

2015年5月   作品《东园南园》参加“中国8——莱茵鲁尔区中国当代艺术展”单元:《进程中的作品——摄影》  (德国埃森弗柯望博物馆)

2014年9月   作品《新国人》参加“ 中国当代摄影2009—2014”展览。(民生现代美术馆  上海)

2013年11月  作品《未完待续》参加第八届吾城吾乡年展。(关山月美术馆  深圳)

2013年10月  作品《看不见的世界》参加“发现——中法德当代艺术展”。(中亚艺术馆 四川德阳)

2013年10月  作品《新国人》参加“首届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

2013年9月   作品《新国人》参加平遥摄影节“谁看”群展。

2013年8月   作品《还乡》参加“故乡书摄影展”。(目的地艺术空间 北京) 

2013年6月   作品《看不见的世界》参加“发现—— 中法文化交流艺术展。(徳懿艺术馆 顺德)

2012年11月  作品《余温》参展“吾城吾乡2012摄影年展”。(关山月美术馆 深圳)

2010年9月   作品《白夜》参加“南方纪实摄影展”( 红砖厂艺术区 广州 )。

2010年1月   作品《新国人》入选第四届深圳“吾城吾乡”摄影年展,并获得年度大奖。(关山月美术馆 深圳)

 

收藏:

关山月美术馆 连州摄影博物馆  私人



[ 推荐阅读 ]


颜长江:摄影已经不重要了,我必须借表达而自救


郭现中:我们像一支支温度计,插入到土地里 | 极光访谈



极光视觉是一个由

“资深报道摄影师+策展人/编辑”

构成的视觉原创机构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极光photo」,搜索「Ultimate_Vision」即可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19-1-20 21:44 , Processed in 0.085773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