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前线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74|回复: 10
收起左侧

军艺往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6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烟台福来齐酒店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前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中文注册

x
事情拉拉杂杂,一下子说不清楚,先写出一段来。以后随心情,写一个是一个吧。

只为纪念那几年,那些人。

                              

下面正文~~



来航院工作之前和穆姐小坐,说起将来的工作,她说:“航院啊,有点左。”她是总部系统的,年纪也长我们一些,说的话不免让我忧心忡忡起来。“左”这东西是挺吓唬人的,很容易联想起红袖标大字报一类的玩意。按照政治语境来理解,左是狂飙突进,右是顽固保守,都是不让人省心的东西。

来了以后发现,其实航院并不是“左”的厉害,而是忽左忽右,总体上,还算持平吧。比如说,课时排得满满,还创新了一个12点05分下班,就是有一点偏左了。不过反过来理解,每天下午6点下班,夏天还要搞到6点半,严格恪守8小时工作制,似乎又有一点偏右。

在中国,不论左或右,都是一笔子糊涂账,谁能说得清楚。

或许是因为工作与上学心态的不同,难免会怀念一些读书时候的事情,也总会不自觉地拿现在的单位与母校做个对比。军艺,又该是偏左,还是偏右呢?

总的说来,那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属于军校的异类。说是军艺往事,其实我不过在那里混了堪堪三年罢了,这不过就是几年前的事。不过还是对那里怀有一种深刻的怀念,不如,还是从我的导师说起吧。



导师们

就在前几天,收到导师寄来的贺卡,心里有些惭愧,因为我并没有寄给他,现在回寄似乎也有些晚了。他已贵为副院长,还惦记着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让我很是不安。

第一次见他是在研究生报名的时候,本想按照惯例带些礼品,带我去的同学却说完全不必,搞得我心里很是没谱。印象里研究古代文论的学者应该是瘦干干的老头模样,见了面却大出意料,真是铁塔一般的汉子,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里,说话也是直爽得很,有些古代大将军的风范。反观自己就有些呆头呆脑了,为了这次见面专门买了件新外套,但不合身,像件袍子。起初是一门心思想去透点题什么的,结果礼物没送出手,话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了。支吾半天,只说了很想考进来,连自己的文学理想都忘记要标榜一下。

会面很短,只听他在侃侃而谈,后来他看我尴尬局促,就放我走了。

最后还是稀里糊涂考了进来,才知道他对我们这些南政出身的学生都很看重,原因是比他们自己的学生“讲规矩”。那时候导师还是我们的系主任,是所有导师里面官最小的一个,和我们接触也就最多。据我观察,对于军艺自己培养的学生,每一个他都很看重,即便那些小孩子当着面就“老张老张”的叫,他也是不急不恼,最多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这里铺垫个背景,军艺的学生很少,我们系本科加研究生一共百十号人,男生7间宿舍,一个年级一间,很是周正。

说起来还有个桥段,有次导师看系刊的大样,把一篇稿子拿掉了,好像是篇影评,写的是岩井俊二的《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笔调稚嫩矫情了些,也难怪人看不上眼。作者是我们的一个本科生,有点气盛,知道这事心里就不痛快了。于是发短信给家人:“XX(老师名讳)真不是个爷们。”估计这家伙也是气急败坏了,心里想着老张,结果就把短信发给他了。过一会导师回复:“如果你是个爷们的话,明天9点到我办公室来,咱们用男人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这事也就告一段落了。

到了年底,系里自己搞一个元旦晚会,把院长也拉来了(他也是我们系的导师,不是现在的张继钢,是陆文虎,钱锺书的学生)。节目呢,很有些恶搞风格,哥哥妹妹拉手唱情歌就不说了,摇头的反串的奇装异服的笑点不断。高潮是一个小品,一哥们穿着乞丐服被人追打着上了台,嘴里还吆喝:“你来啊你来啊,咱们明天9点用男人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自然是哄堂大笑——大家都是明白这个典故的。院长最后点评时很含蓄地说,节目很好,可以更有思想性。完事之后学员队政委“小林”就有点坐不住了,跑到我们宿舍问:“院长那话什么意思?咱们的节目没什么问题吧?”大家面面相觑,心想,这还算没问题,您就瞅瞅隔壁那黑胖子貂蝉搂着小美女吕布的那个猥琐劲吧,天知道这节目是怎么通过审查的。话虽这么讲,不过大家嘴上还是说:“挺活泼的,挺热闹的,多好啊。”政委听了之后把心放到肚子里回家过节去了,这事,也就这么结了。

再扯回来吧。其实我们导师挺低调(相对于军艺而言,他可是经常当众窝囊训练部长学问糟糕的),管理也挺严格(相对军艺而言,一次开学后全系破天荒开了个会,导师大加赞扬,说:“不抓管理和抓管理就是不一样,你看这回只有七个人没来报到。其实他们是来了的,我都看见了,就是没去学校签到。”我们这些军校出身的都无语,这事放其他军校,都够开除的了),总体上看,属于比较……正常的领导。

因为其他导师全是校领导,不那么容易见到,所以我们都缠着他。他也是好脾气,很喜欢学生,经常给我们开小灶讲课,当然也不做什么要求,爱听就听,不爱听就回家睡觉。

有一年他觉得文论的课讲古代文论扯的多了,西方文论分量不够,就开了小课,让我们晚上去听。其实他讲课很生动,一点也不枯燥,不过有时候还是没自信(军艺的老师里面真没遇着讲课枯燥的,原因有很多,之后再表)。那天讲到存在主义,比什么符号学现象学要浅显多了。他讲完一遍问我们,“听懂了么?”。没人说话。他愣了一下,重头又讲了一遍,再问:“听懂了么?”还是没人说话。其实大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听懂了,哲学这东西,谁敢说自己懂。照导师的话讲,就那群翻译哲学原著的家伙也是狗屁不通。我们敢说自己懂了?结果那天的沉默让导师意兴阑珊,狠狠地挫败了一把,小灶时代就这么结束了。

前段日子在网上看到他开了两个讲座,“说崇高”和“说梦想”,忽然很怀念他的课。

导师好酒。喝完酒写文章看电视,就是他的八小时之外。起初他对陪酒的人不讲究,总是拉公务员司机班的小战士一起在食堂摆上一桌。后来可能是觉得说不到一起去,总是曲高和寡这么吊着也没什么大意思,就开始拉我们了。也是食堂,定好了是每周五,他请了我们几次,就开始安排说要轮流坐庄。我们一听都闪了,他请我们好意思在食堂,我们可不能那么不懂规矩。他总是反复督促抓落实,我们也没办法,就找了一天他晚上有会的时候请他。导师很积极,说你们先开始,他开完会就到场。结果我们开的是空头支票,他开完会问我们在哪里,我们只好说吃完了。导师很郁闷,又过了几天去他办公室送论文提纲,他又抓着我了,说,上会是谁要请客来着,赶紧的。于是这个喝酒清谈的小团伙在导师反复抓落实的情况下,成立了。

研三那年开学,导师请我们到路边大拍档吃烧烤,穿着拖鞋和跨栏背心,他告诉我们,他要当训练部长了,以后不能上那么多课了,课上的少就不带学生了。他有些高兴,也有些伤感。我们,就这样成了他的关门弟子。

当时文学系是四导师,院长、副院长、训练部长、文学系主任。副院长朱向前老师和我们接触也比较多,他的儿子和我们同班,是大才子,经常参加个笔会啥的。背着他儿子,我们也管朱老师叫“老朱”,他的儿子自然是“小朱”。我们还有个素有才名的师兄叫朱航满,他是“大朱”。老朱有点严肃,加之才气高,我们比较敬畏。有一次他搞个小课题,找几个研究生去开会。去了会议室我还有点忐忑,忙着给大家倒水,看另外几个军艺出身的小姑娘根本没当回事,让我感到有些惭愧。会开起来之后大家就开始争论了,一小姑娘伸手指着朱老师:“朱向前,你别说,听我说!”朱老师也没脾气,就停下来听她说。我又傻眼了,有种乡下人进城看西洋镜的感觉。难怪老张说我们“讲规矩”呢。

去年他来航院讲过课,陪了几天。发现自己还是个尊重领导师长的好孩子,可能永远也做不到土生土长军艺人的洒脱和不羁。这并不是讽刺,而是平等的观念在那里根深蒂固,大家都很自然。

哦,还有我们的训练部长黄老师,他和我们接触就少得多了,不过关于他的笑话可不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他学问做的不好,但他的课还是挺有喜感的。有次他给我们讲电影《火之战》,不知怎么就讲到男女之间干那事的体位问题上去了,还拿自己和老婆打比方,大伙笑得那一个花枝乱颤。还有一次,他讲艺术家的风范,说起一个校友王久辛,诗人,说问他来学校干嘛,答曰:喝酒,找小妹子。黄老师说的那一个虔诚,敢情这就是艺术家的风范!

最后说说陆院长,德高望重的学者,待人很和蔼,说话也风趣幽默。毕业前去道别,他拉着我到沙发坐下,反复说要把学问做下去。看看现在的自己,还是辜负他的苦心了。

老师都是好老师,学生却未必是好学生。当年的四导师,现在只剩下“老张”还在位了。他还经常张罗北京的同学们一起喝酒吃饭,唠唠家常,大家工作却忙,很难凑到一起。就像儿女长大了,就不愿常回家了。如今我在海边怀念这一切,似乎熟悉而遥远,如同那些经年累月的礁石,偶尔被浪花拂动。

评分

参与人数 5威望 +30 收起 理由
山坡坡 + 4
落落青欢 + 10
叶茂 + 8 请继续~
admin + 6
顺风飞翔 + 2 喜欢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1-1-26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列车到站~该上车上车,该下车下车。
发表于 2011-1-26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昼夜终于有时间写都东西了~~等着看续~~闲暇时回忆下挺好的~
发表于 2011-1-27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方和南方的师生关系差异很大,在南方,学生都是给老师(老板)打工,想要导师请客那是很难滴。
发表于 2011-1-27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很温馨。你遇到那么多好玩的老师,我很眼馋。
 楼主| 发表于 2011-1-27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方和南方的师生关系差异很大,在南方,学生都是给老师(老板)打工,想要导师请客那是很难滴。
sunny 发表于 2011-1-27 10:32



其实这倒不是南北方的差异,军校大多如此。首先去读书的都有工资拿,用不着导师养。第二是我们大多都有单位,虽说可能也会请导师帮忙找找工作什么的,但导师的作用并不是主要的。至于毕业问题,导师们都挺护犊子的,也算部队传统?:)

还有一个原因,我学的是文科啊,哪有什么工可打,老师们的课题也就几千块钱而已,纯粹装装门面的事情,他们自己也没多少兴致。
发表于 2011-1-27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发表于 2011-2-25 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干读研的日子我不了解 但是他考研的那段日子 我非常佩服
发表于 2011-4-6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好的忆往昔,继续啊
楼主现在何处啊

点评

同问并怀念一下楼主及山坡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2-11-5 21:53
发表于 2022-11-5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坡坡 发表于 2011-4-6 20:03
这么好的忆往昔,继续啊
楼主现在何处啊

同问并怀念一下楼主及山坡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烟台前线 ( 冀ICP备13012704号-1 )业务客服客服001 客服002

GMT+8, 2023-1-29 06:31 , Processed in 0.080158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